我的同学Z
周唯   2018-08-07   来源:中国邮政网

  我的同学Z去世了,他没能迎来自己的40岁生日。

  我和Z在小学和初中都是同学。Z的父亲是镇政府的新闻干事,受父亲的影响,Z从初中时期就开始接触摄影。那时候,他会偷偷把父亲那台老旧的海鸥照相机带到学校,然后几个同学凑钱买一卷胶卷,在校园里的“风景名胜”拍照。

  初中毕业后,我们去了不同的学校,几乎没有来往。后来参加工作,我去了市里,听说Z选择发挥特长,在小镇上开了一家照相馆。在年轻人纷纷逃离的小镇,Z的摄影技术和经营理念具有压倒性优势。Z的照相馆不仅可以拍结婚登记照,还可以拍婚纱照,客户举办婚礼时,Z还可以提供婚车出租、婚车布置、新娘化妆、婚宴摄像、乐队表演等“一条龙”服务。

  Z起早贪黑辛勤工作,极大地改善了家庭的经济状况,不仅在市区买了房,还把儿子送到市区读书。在Z的努力下,这个一度有些贫穷的家庭,正向着美好生活突飞猛进。不工作的时候,Z便喜欢喝酒、吃肉来给自己减压。上学的时候,我们都叫Z“电线杆子”,等多年后再次相遇,他身体发福得快认不出了。我非常理解Z,人到中年,家里老小都要依靠你,而你却几乎找不到可以依靠的对象,可不“压力山大”嘛。

  今年大年初六,Z在结束一个客户的婚宴摄像后,倒在了饭桌上,被确诊为心血管破裂,被送到省城紧急手术。手术很成功,现代医疗帮助Z逃离了鬼门关,他却没有挺过恢复期。

  我和Z有一个共同的同学在保险公司工作,平时住在小镇上,日常也有来往。Z去世的消息,我还是找这位同学确认的。我还在他那里得知,Z除了农村合作医疗之外,没有任何保障。我问他为什么不建议Z配置一些保险产品,这位同学告诉我,他很久之前就建议过Z购买保险,但Z并没有保险的意识和意愿,而他为了避免不让老同学误会兜售保险,也就没有继续提起这个话题了。

  Z的父母只有微薄的退休金,妻子一直帮他看店却没学到什么技能,儿子还在读初一,Z的离去,对家庭的打击非常大。Z在世的时候,一定信心满满地认为自己足以撑起一片天,所以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家庭其实处于“祼奔”的状态。Z的离去让我觉得遗憾,因为没能在与Z短暂的相处中传递我的保险理念,没能告诉他:“保险不能改变你的生活,却能防止你的生活被改变。”

编辑:丁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