篾匠大伯
杨超   2018-08-07   来源:中国邮政网

  在我的家乡鄂西南利川,随处可见竹子的身影:楠竹、斑竹、荆竹、水竹、赤竹……密密麻麻,一片接一片。

  常言道:“坐山吃山。”正因为有满山遍野的竹子,人们也就都偏爱竹编的用品、用具,如盛装粮食用的箩筐、簸箕、筛子、撮箕,还有吃饭用的桌子、椅子,睡觉用的竹席、床等,都是竹制品。农村的观念里,是不会花钱去购买竹木制品的,一来是离乡场远,再就是就地取材能做成的事儿,花费钱财去购买是不合算的。因此,隔三岔五地请篾匠、木匠到家里做一些活儿是常有的事。

  大伯出生在20世纪30年代末,在他十四五岁时拜师学艺学竹编,学成后便以编竹制品为生。老家有句谚语:“竹刀拿得起,不怕没柴米。”大伯因编得一手好竹器在乡里远近闻名,一年四季他总是带着一把篾刀,穿行于家乡的村村寨寨。

  记得小时候,我家修房子需要大量的撮箕,就是请大伯来给编的。当看见一棵棵粗大的楠竹,在大伯的篾刀下被剖分出宽窄一致、厚薄均匀的篾片时,我总会惊叹他那高超的技艺。那段日子,跟大伯也学了不少篾匠的知识。篾片分青篾和黄篾,青篾就是竹子外层的篾,呈青绿色,其质地柔韧,可编出各种图案美观、经久耐用的竹器来,是竹制品的理想材质;黄篾是竹子靠里层的篾,呈黄色,可以分多层来用,这就要看篾匠的手艺了,手艺不好的话,是无法将黄篾分成厚薄均匀的多层篾片来用的。听大伯讲,在篾匠行业中,功夫全在剖篾上。至于一件篾器要先从哪里开始编,又在哪里收尾,那近乎固定的作业流程,大伯早已胸有成竹。只见那一条条柔软的篾丝在他的手中穿插翻转、上下翻飞,如轻快跳动的舞者。

  篾匠活儿是一个细活、慢活,得耐得住寂寞才行。即便是大伯这样的出色篾匠,制作一挑撮箕也得花一天左右的时间。可篾工这一行当,大伯一干就是几十年,几十年里,不知大伯为村里人编了多少件竹制品。大伯那双伤痕累累、布满老茧的手,总是让人心疼不已,但他却依旧那样勤劳、专注、敬业。

  如今,现代机械加工代替了繁重的手工劳动,篾匠这一职业在时代的变迁中渐行渐远。大伯也随岁月逐渐老去,唯有那些残存的精美竹制品,成为大伯精湛手艺的见证者。

编辑:丁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