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信使”其美多吉:雪线邮路一生情
作者:陈文毅 贾清钦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发布时间:2018-04-11
    凛冽的山风裹挟着雪花,虽已初春,川西高原还是白茫茫一片。这里万物仍未复苏,除了风声,山路上静得可怕。远处驶来一辆绿邮车,听那高亢粗犷的歌声便知是这条邮路上的常客——

  “开车走这条路,就像走在回家的路上。”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分公司邮运驾驶组组长其美多吉笑言。

  从四川省成都市出发,途经雅安、甘孜,到达西藏昌都、拉萨,这是延续了64年的川藏邮路。其中,康定—德格段邮路被称为雪线邮路,全程往返1208公里,平均海拔在3500米雪线以上,且地貌复杂,气候多变。其美多吉带领一群康巴汉子,常年驻扎在这里,为中国邮政“普遍服务”接力,源源不断地向藏区百姓运送信件、包裹。2018年3月21日,其美多吉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举行,“其美多吉雪线邮路”获交通运输部授牌。

  邮车上装的是乡亲们的期盼

  “29年来走过的雪线邮路是寂寞的、也是孤独的,但这是我的选择,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其美多吉说。

  自1989年就从事康定—德格长途邮运驾驶工作的其美多吉,已在这条路上跑了近30年。康定—徳格邮路采取接力邮运方式,邮车往返一趟至少需要5天。作为邮运驾驶组组长,其美多吉将最艰巨也是最危险的任务留给了自己,承担甘孜—德格邮运任务,途经“川藏第一险”——雀儿山垭口,这考验的不仅是驾驶员的胆量,更是技术。

  雀儿山最高峰绒麦俄扎是四川第四高峰,终年积雪不化。垭口海拔5050米,是四川最高的公路垭口,川藏线317国道由此穿行而过。317国道在雀儿山山下是沥青路,但上山是土路。山顶就在眼前,道路却曲折险峻,几乎是在绝壁上开凿的,一面是碎石悬挂,一面是万丈深渊。

  其美多吉说:“对道路不熟悉或技术不过硬的司机,根本应付不了这里的路况。雀儿山上,路面最窄处不足4米,仅容一辆大车慢行通过。“这儿俗称‘鬼门关’,相当危险。”他说,“每次经过这里,都要小心翼翼地查看左右车况。”重达12吨的邮车经过这里,每一次加速、换挡、转向,都如同与死神博弈。

  随着电商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藏族同胞热衷网购,其美多吉及其组员的任务更重了,常常放弃休息时间“连轴转”。“曾经有个跑运输的朋友劝我,不要开邮车了,和他们一起去赚大钱,但我拒绝了。我的邮车上,装的是孩子们的高考通知书,装的是党报党刊和机要文件,装的是乡亲们的期盼和希望。”谈及自己的工作,其美多吉眼神坚定。

  29年的邮运生涯,其美多吉6000多次往返于甘孜与德格之间,行程140多万公里。长期以来,与他相伴的只有蓝天白云,饿了,就掏出随身携带的干粮,闷了,就随心所欲地哼唱一曲。

  用鲜血捍卫坚守

  危难之际挺身而出,是这条邮路上康巴汉子们的选择。

  在人烟稀少的川藏线上,邮运员不仅要面对高寒、灾害性天气等危险,忍受饥饿与寂寞,还要做好应对歹徒袭击、抢劫等突发事件的准备。自1997年至今,该段邮路上的邮车被抢事件已有10多起,多名邮运员都曾经历过命悬一线的危险。

  2012年的一天,其美多吉跟往常一样途经318国道雅安市天全县境内。远远望去,前方有个陡坡,他熟练地将车速减慢。就在这时,突然出现了一群持有砍刀、铁棒、电警棍的人。很多机密文件都是通过邮政寄送,“大件不离人,小件不离身”是对机要邮件管理的特别规定。“要打就打我,不准砸邮车。”其美多吉拦在了邮车前,歹徒抡起凶器刺向他的头部、手臂、后背、脸上……大儿子病逝的伤痛还未消散,他竟也倒在了血泊中,光刀口就有17处,经过三天三夜的抢救,才脱离生命危险。

  由于大腿受伤无法站立,其美多吉坐了3个多月的轮椅。“阿爸的手筋被砍断,那么大一个人,竟能被小小的螺丝难倒,不管怎么用力,就是拿不起来。”小儿子扎西泽翁在报告会上回忆道。一个征服过雀儿山的康巴汉子,如今却只能坐在轮椅上,生活还要靠别人照顾,这怎能不让他懊恼。每当他想放弃治疗时,妻子泽仁曲西就一遍遍地劝他,每天坚持帮他按摩、熬汤。

  漫长的康复路上,家人的陪伴与鼓励给了他重新登上邮车的勇气与力量。一年后,其美多吉终又翱翔在那片属于他的蓝天。“很多人觉得,阿爸能活下来都是奇迹,能重返邮路,更是不可思议。只有我知道,阿爸承受了多少痛苦,阿妈流了多少眼泪。”扎西泽翁说。

  “这么多年来,我负责的邮运任务从未发生一次责任事故。”这是其美多吉的骄傲与自豪。至今他的右脸颊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那是他用鲜血捍卫邮车安全的见证,是他永远的勋章。

  雪山雄鹰 高原“路标”

  川藏线甘孜段经常遭遇暴风雪和泥石流,塌方滑坡也是常事,很多路段只能单边放行,通常是邮车打头阵。邮车过了,其他客车、社会车辆才敢小心翼翼地通行。正因如此,其美多吉被乡亲们称为“雪山上的雄鹰”。

  “在雀儿山,只要看到我们邮车过来了,就说明今天天气没问题,车子可以通过。如果邮车没过来,可以说任何车辆都不敢过去。”其美多吉的语气中透露出隐隐的自豪。

  高原上的邮车正如流动的路标。在“普遍服务”的路上,像其美多吉这样的邮运人竖起了一面旗帜。

  多年的邮运路上,其美多吉也结识了很多“亲人”。曾双全是甘孜州德格县公路分局员工,雀儿山五道班第17任、也是最后一任班长,他和其美多吉已认识整整18年了。“工友们讲得最多的,就是其美多吉和邮车驾驶员。”曾双全说。邮车是道班工人们能见到的为数不多的绿色。每天下午三四点,邮车驾驶员经过的时候,都会按喇叭向道班工人打招呼。这些年来他们像兄弟一样,相互关心、彼此依靠。

  除了“亲人”,其美多吉也慷慨地向陌生人施以善意,他的邮运路也因此而更精彩。其美多吉的老站长生龙降措说过一句话:“别人有困难,我们一定要帮,不要把邮路的优良传统丢掉了。”

  多年来,其美多吉一直记着这句话,他随身携带的氧气瓶、红景天等物品,在危难关头挽救过上百人的生命。有一次,天下着大雪,途经雀儿山时,其美多吉发现积满厚厚一层雪的路上躺着一个人,“他当时冻得嘴唇发紫,说不出话来。”其美多吉赶紧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将其裹住,让他稍微暖和一些,并去邮车上找出一瓶氧气。吸过氧气后,陌生人的脸色好多了。

  “他本来不想麻烦我,但我还是坚持把他送去了医院。”其美多吉说。被救者连连道谢,其美多吉在确认他身体无碍后才放心离开。

  一路运邮,一路行善。像其美多吉一样的“英雄信使”,让雪线邮路成为有温度、有温情的路,成为英雄辈出的路。

  2017年9月26日雀儿山隧道通车,其美多吉驾驶着邮车,作为社会运输车辆头车驶进。曾经两个小时的危险山路如今只需十分钟,“英雄信使”们或悲壮或动人的故事成为雪线邮路上最珍贵的记忆。

  写给其美多吉的诗

  雪花怒放的时候/你未有停息的念头/数九寒冬/热血奔流/风雪里战斗/那绿色晶莹剔透

  ——《简单爱》王中钦

  你是雪域上的鸿雁/使命武装着你/滚烫的热血在流动/助力撕开被冰雪封住的天与地/让生命的通道永远畅通

  ——《雪域上的鸿雁》陈家丰

  沿途的风景很单调/你内心的春天,色彩斑斓/幸福原来如此简单/开着绿色的邮车,翻山越岭/行驶在荒野里,比一棵树还孤寂/你却把坚守和重复,书写成一部传奇

  ——《信使在云端》何素玲

  短评

  英雄榜样引领 “两路”精神传承

  作为雪线邮路上一名普通的邮车司机,“英雄信使”其美多吉的工作无疑是平凡的,但他29年如一日用青春和生命传递邮件、用热血和汗水忠诚履职,保障藏区通信通畅,架起民族团结桥梁,又是不平凡的。

  责任,义不容辞;坚守,义无反顾。正是一代又一代像其美多吉这样的邮政人,默默践行着“人民邮政为人民”的誓言,让中国邮政普遍服务的旗帜高高飘扬。

  “其美多吉雪线邮路”精神,继承弘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的“两路”精神;丰富发展了艰苦奋斗、勇于创新、不畏艰险、默默奉献的交通精神,像生生不息的种子,播撒在雪域高原上。

  相信在其美多吉精神的感召下,川藏线上那一抹流动的绿,与时俱进、永不停息;期待在其美多吉榜样的引领下,涌现出更多的英雄人物,热情饱满、动力澎湃地投身于交通强国建设新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