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覃和小覃的父子包裹节
宋阳   2017-11-17   来源:中国邮政网

  今年的“双11”,湖北省襄阳市邮政分公司快递包裹揽投量激增两倍以上,地处城郊接合部的人民路投递站,17名员工肩上的担子陡然增加,多年投递站站长的经验告诉覃保平,揽收交寄的速度、段道组合的优化、投递时限的压力,不仅是一项“苦差事”,也是一项不容出错的“硬任务”。

  现年57岁的覃保平在投递岗位上已经干了37年,在大伙眼里,他是一个“能吃苦、会干事、善团结”的全能老同志。11月11日22时30分,覃保平接到中心局调度室的来电,预计次日包裹进口投递量将达到3000件,是平常的3倍,而且妥投考核时限也比往常更严格。

  夜里,覃保平反复计算着第二天的作业流程、时间掌控和人员安排,实在睡不着了,老覃就拿着服务区域图逐个段道测算投递量,重点标明投递单位、投递时长和首次无法妥投概率,把一切准备工作都布置妥当已经是第二天凌晨4时了,他干脆在沙发上盖着毯子眯了一会。

  12日6时30分,覃保平匆匆吃完早饭便来到投递站,虽然有思想准备,但是眼前的一幕还是让老覃倒吸了一口凉气,投递站不大的院落已经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门外还有600多件包裹等待卸车。

  初冬的清晨冷冷的,人民路投递站16名投递员穿着衬衣热火朝天地分拣、扫描、堆放,唯独老覃披件风衣和大家一起分堆、搬运。

  “没办法,年纪大了,跟年轻人比不了,一受冻就血压高,关节炎犯的时候一晚上都睡不着。”覃保平自嘲地笑了。

  “老爸,老爸,我们去哪里呀……”在老覃将第一批投递包裹装车的时候,电话响了,“不用看,肯定是儿子问我们这边进口量了。”老覃的儿子叫覃堃,今年28岁,是老覃的独生子,也是一名邮政投递员,天还没亮就起床了,给沙发上的老覃加了条羊毛被,就赶到高新投递站疏运包裹了。

  “老爸,你们那边爆仓没?我们粗略算了一下,今天人均投递在400件以上!”听筒里夹杂着喘气和脚步声。

  “看来各站都差不多,感觉是晚上12点回家的节奏啊!再忙也要记得吃午饭,别饿坏了胃。”老覃自己顾不上吃饭,却时刻关心着孩子。

  7时30分,5名投递员准备先批出发。“大家记着中午都要吃饭,适当休息,出发前把保温杯灌满!”老覃不仅关心大家的服务质量和投递效率,看着站里跟儿子年龄相仿的员工,更多的是一份长辈对晚辈的爱。

  “覃站长啊,他是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干得比牛多,还喜欢唠叨,不过都是为了咱们好!”年纪最小的小余模仿着老覃“唠叨”的样子,大家乐开了花。老覃也顾不上生气,当天他自己要投递300多件包裹,很多都是在街头巷尾。

  “大伙儿先易后难,先投私人客户,再交单位收发室,节省时间,事半功倍。”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双休日期间散户投递难度比工作日大,不是外出游玩就是好友聚会,晚了就容易产生邮件滞纳,话语间,覃保平已经整装出发了。

  “老覃不老,尚能再战。”转眼间,已到14时15分,覃保平指了指路边的面馆,“委屈下,豆腐面哄一下肚子,还不能喝黄酒。”面条很快吃完了,上午的“成绩单”也出来了,妥投114件,无人应答19件。

  “赶路了,下午要加把劲,不然晚上10点会有超过50件无法成功送达。”老覃把剩下的豆浆喝完,戴好厚厚的护膝,再次出发。

  “喂,你好,我是邮政投递员,这里有你的一个包裹,请问如何当面交给你?”覃保平尽量将每一个包裹送到客户手中,“交给门卫收发室固然轻松快捷,但是跟客户的距离就无形地被拉远了。”

  渐渐地,夜幕开始降临,老覃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手电筒,寻找着下一个包裹的收件人信息。“夜间投递用手机照明容易影响视力,小覃那儿也备了两个手电筒。”趁着客户取件的间隙,老覃喝了口热茶,“还是儿子贴心,知道散装茶叶不方便携带,就给我买了上等的橘包茶。”

  那一头,覃堃比他老爸的投递压力更大,由于客户过于分散,加上投递段道上部分路段施工改造,15时多才“将就”了碗泡面。“干投递这一行,在外人看来很自由,但是时间紧、货量大让人喘不过气来。”入职9年来,小覃至今还是单身,不是他不想恋爱,而是投递量和工作压力让他难以抽身。

  “收班了,再晚打扰客户就不礼貌了,顺便回去盘点一下有多少件没妥投,明天又要赶早。”22时30分,覃堃叹了口气,把剩下的包裹摆放好,奔回投递站,此时的他根本顾不上吃晚饭。高新投递站里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忙着梳理投递信息,准备二次投递和段道排放。

  “老爸,你回了没,帮我做个蛋炒饭,这会儿真的饿了。”小覃在电话里向老覃求助。

  “还在盘点今天的信息,总体刚刚过80%的妥投率,明天压力会更大。”覃保平无奈地说着,他心疼儿子,也心疼自己投递站的每一个员工,他们大多都还没来得及吃晚饭。

  “老伴,做一大份蛋炒饭吧,有汤最好,我跟儿子大概12点能到家。”老覃“指挥”完妻子,转身坐在投递站院落门口,闪闪的星星、凉凉的风、静静的街头,他若有所思地望着远方,未来的几天,更严峻的挑战在等着他们。

编辑:丁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