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中国风格绘出中国风骨

  许仁龙这个名字,对大多数邮迷来说或许有些陌生,但提起他的作品可能无人不晓。国家领导人经常会见外宾的人民大会堂接待大厅悬挂的巨幅国画《万里长城》,就是许仁龙的杰作;还有习近平主席发表新年祝词时,背景墙上的《万里长城》装饰画,原作者也是许仁龙。

  从未设计过邮票,第一次动笔竟是“国家名片”的最长卷。2016 年8 月20 日,中国邮政发行《长城》特种邮票,9 枚连票的主创者是许仁龙,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央美术学院附中中国画研究室主任,还是中国词赋研究院研究员、齐白石纪念馆特聘画师等。

  长城巨作 呈现艺术典范

  长城,中华民族的杰作,中国文化的代表,中国力量的象征,中国精神的写照。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后,于1973 年送给联合国的礼物中,有一件就是绒绣挂毯《万里长城》。

  生活在长城内外的中国人,对长城都有一种崇高的向往和肃然的敬畏,这就是连绵不断的长城情怀。不断地走长城、看长城、画长城,是许仁龙作为一个画家的情怀。

  在许仁龙的绘画作品中,首次以长城为主题是1986 年。那时担任中央美院附中副校长的他,带学生们到北京密云县古北口镇的残长城写生,住在长城脚下的大车店里,当时画了许多长城的速写,并创作了一幅《长城怀古》的国画。

  真正对长城产生浓厚兴趣和感情,则是在1991 年。许仁龙回忆,这年他辞去了美院附中副校长的职务,一身轻松地满怀创作激情奔向山西省河曲县的黄河边写生。两个多月间,他反复沿着河岸独自行走。静立在黄河边长城烽燧的遗迹上,放眼无际的墩、堡、台和城墙,漫步空旷的古战场,仿佛身临其境,如血残阳、老树昏鸦,直似把他带入“古来征战几人回”的壮怀激烈中去;远眺天边,遥想当年在这里的戍边将士,伴着长城成长、成熟、成材,铸就了我们中华民族的刚强脊骨……  

  一边看、一边画、一边想。许仁龙对长城,由敬畏变为挚爱。自那以后的十多年里,每年他都要到长城沿线来写生,来朝圣,来净化心灵。由于多年来对长城的热爱和研习,2002年许仁龙被邀请为人民大会堂接待大厅创作巨幅中国画《万里长城》。他运用自己1988 年就开始实践的重彩画技术,把唐代的重彩技法和宋、元、明、清的水墨功夫融合起来,画面上贴了几千张纯金、银箔,再在上面施以水墨和矿物质颜料,使国画奇迹般地产生出了油画效果。业内专家和权威人士称赞作品元气淋漓、真宰上诉,具有辉煌崇高的意境,展现了中华文化崇高宏阔的民族形象与雄壮威严的大国气度。中央美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潘公凯评价“整幅作品气势磅礴,苍茫雄浑,既符合国家政治殿堂的氛围需要,又得自然造化的__浑厚大气”;中央美院教授、美术评论家王宏建认为,“是中国山水画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是表现国家形象和时代精神的殿堂艺术的典范”。

  《万里长城》在人民大会堂挂出后,获得社会各界人士的好评,得到国家领导人的喜爱,赢得国际友人的赞赏。图案还被印在有习近平主席亲笔签名、向各国领导人寄发的新年贺卡上。

  众里挑一 担纲邮票设计

  成为《长城》长卷邮票设计者之前,许仁龙已经是享誉画坛的大师了。当然,正因为是这样一个重量级的人物,才能有资格、有条件、有实力成为《长城》这样重磅型大票的设计者。《长城》特种邮票,是许仁龙设计的第一套邮票。但其与邮政的渊源,其实可以追溯到更早。1994 年前后,他曾为邮政电信博物馆创作了一幅大型壁画,采取装饰性手法绘制,反映邮政和电信的发展史,从古老的驿站到现代的光纤通讯都有所涉猎。这使得他对于中国邮电事业的发展历程有较为全面的了解,以至于在今天谈起来还是一套一套的,让笔者感到面对的是一位研究邮电史的专家。

  邮票专业设计师李德福、杨文清是许仁龙的同学,两人擅长山水风光题材邮票的设计,也曾多次邀请许仁龙参与到邮票创作中来,但因为教学工作忙,他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及。万里长城作为文化遗产、精神坐标、经典符号,出现在“国家名片”上的频率和次数称得上是“之最”,而全景式展示这一世界“七大奇迹之首”形象的邮资票品却是零。当《长江》《黄河》长卷邮票相继问世之后,发行《长城》长卷邮票就成为摆在中国邮政面前刻不容缓、迫在眉睫的紧要问题。

  和前两套长卷票一样,《长城》邮票属于大题材,应当大制作,需要大手笔。当今画坛,表现长城的画卷不计其数,描绘长城的画家不乏其人,但谁最适合担当并胜任这套邮票的创作设计重任呢?邮票印制局领导和专家对此特别慎重,进行了充分调研并倾听多方意见。他们专门请来研究长城的专家、中国长城学会副秘书长董耀会授课,讲解长城的史实、沿革、地位和影响等。在具体到邮票的设计人选时,董耀会极力推荐许仁龙,他说许仁龙是画长城最有思想情感、最有精神内涵、最有影响力的画家,设计《长城》邮票非其莫属。接连设计《长江》《黄河》长卷邮票的袁加,也向邮票印制局力挺许老师设计《长城》邮票。

  2015 年七八月间,邮票印制局编辑设计部史渊副主任和中国集邮总公司市场部王冬秋处长等专程登门拜访许仁龙,正式约请他设计《长城》邮票。许仁龙当时身体不太好,加之考虑到创作时间太短、任务太重,怕影响邮票的按期发行,故没有答应下来。史渊等人几次上门说服沟通,诚心可鉴,加之中国邮政集团公司领导决策拍板,一定要许仁龙来画这套票。实在推辞不掉,许仁龙只好承担下来。

  再绘长城 获取最新灵感

  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艺术观。许仁龙的艺术观是,虔诚地用头脑和双手学习传统,虔诚地用眼睛和心灵贴近自然,虔诚地用意志和苦难磨练人生。

  许仁龙钟情山水画,崇尚大自然,他曾独自深夜踏冰过黄河,也曾在大雪扑面的荒寒高原徒步行走几十公里,亲近自然、了解自然、感悟自然。他非常注重实地写生,从黄河到长江,从泰山到黄山,从边塞到莽原,都留下了他虔诚膜拜、倾情描绘的身影,长城沿线更不知留下了他的多少足印。意在笔先! 2002 年,为了画好人民大会堂的《万里长城》,许仁龙和朋友一起从秦皇岛、山海关启程,经燕山山脉的喜峰口、慕田峪、金山岭、八达岭长城,再经河北、河南入山西、陕北,进宁夏到甘肃嘉峪关。行程数千公里,对长城进行实地考察,现场画了100 多张写生稿,深切体会到了长城的三大特征:长、险、势。这次设计邮票,他仍然把写生作为头等大事来做,并不因为自己曾经多次走过、去过、画过而忽略最新的现场感受。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2015 年10 月20 日出门,又是两个多月的时间。许仁龙和助手奔赴长城沿线的主要景点作实地考察,从辽宁丹东鸭绿江边的虎山长城到甘肃嘉峪关的终端,一路采风写生拍照,收集、翻阅并研究有关的史料,包括每处长城的历史文化背景、长城的地理方位走向、长城在各个不同地域的造型结构,以及长城从海滨到戈壁沙漠这九个省(区、市)不同的地貌特征等等,为邮票图稿的创作积攒了大量的素材和第一手资料。此外,他还有为绘画创作撰写诗文的习惯,及时记录下现场的真情实感和思想火花。许仁龙说,作为邮票除突出长城的主题外,还要兼顾各省市的历史、地理、人文等多方面内容的展现,这些都要用绘画的形象作详细的写生记录。这一步算是人在地上沿着长城及要表现的景物作面面观。

  神飞势扬 再现长城风韵

  “要用中国的绘画语言体现中国精神的魂魄与风骨!”从接受邮票设计任务起,许仁龙就有这样的想法。他说,设计《长城》邮票,自己的关切点着重放在如何更能体现出中国风采、中国风貌和中国风韵上,整个创作都是中国的,中国的思维,中国的语言,中国的形式,中国的材料。他将中国书法的骨法用笔运用到邮票设计之中,强有力地把长城的风骨勾勒出来了。他在自己的创作札记中写道:“骨法用笔的书法意味则是中国绘画的内在血脉。若无血脉则徒有其表,表现在绘画的品质多是装饰画或商品画。唯有血脉充盈、笔墨功夫深厚者,才能达到‘神品’的水平。”

  《长城》邮票图稿部分采用重彩山水画表现手法,颜料是中国地道的矿物质和植物颜料,如颗粒状的云母粉、晶体等,用纸是国内最好的纸,墨也是用最好的墨磨出来的。熟悉的人都知道,许仁龙从来不喜欢用现成的墨汁作画。

  长城的小草图原来就画过很多,为了寻找感觉,许仁龙还特意花两三天时间画了一幅和邮票一样大小的图稿。2016 年1 月,许仁龙正式开始画素描稿,画到春节过后一个月,到3 月份又花了两个月时间画正稿,如期在5 月份完成。

  由于邮票采用雕刻版印制,《长城》较《长江》《黄河》在工艺上又提升了一步,而对邮票设计与印制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承担这套邮票雕刻任务的是新一代的邮票雕刻师郝欧,她是许仁龙的徒弟,也是许老师看着长大的,彼此的人品、画品和个性风格都熟悉。这次师徒二人联袂长卷,水墨与雕刻结合,一个画一个刻,合作非常默契,可谓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为了争取时间,采取了化整为零的方式,许仁龙画好一幅水墨稿就送一幅过去让郝欧雕刻,整个程序到6 月20 日基本完成。像这样的九枚长票,本来需要半年的时间才能雕刻完成,现在只花了两个月。这在以前也是从来没有过的。

  “书画以神采气势为上,于精微之处刀削斧劈,干脆利索,此神韵也,下笔不犹豫,如黄河之水,一泻千里,一鼓作气,此气势也。”《长城》特种邮票九枚连印,图案依次为“关山沧海”“蓟辽天堑”“燕赵雄风”“京畿屏障”“三晋重关”“长河飞龙”“高原北望”“大漠关城”“丝路古道”。整个画面犹如一条巨龙横空出世,时而延绵起伏,时而绝壁凌空,时而跨越沟壑,时而横贯平沙。神飞势扬,具有一种咫尺千里的气魄,达到了千里江山图的效果。

  尺幅万里把长城“挺立起来”

  长城从起点到终点,横亘九省(区、市),途经地的政府和邮政部门都很关心和重视自己家门口的这段长城是怎样表现的。为了使这套邮票完美呈现,经得起各方检验,不留下任何遗憾,邮票印制局在《长城》邮票样张完成得差不多了,便将图稿发到九省(区、市)的有关部门征求意见。宁夏、张家口、秦皇岛和辽宁等方面提出了一些意见,反馈过来后经与专家研究分析,许仁龙再作修改,有的则要进行沟通,向他们解释为什么会这样处理和表现。

  “以最小的面积表现最大的时代精神和民族精神。”《长城》图稿得到邮票印制局领导和专家的一致认可,认为作品很有神采,很有生命力。尺幅万里,意境高远。整个画面立体效果明显,没有平面的感觉,不是标本也不是符号,气势磅礴,博大精深,层次细腻,内涵丰满,融入了时代特征,给人以纵深感,映现出深远厚重的历史沧桑感和雄强恢宏的时代主旋律;筋骨坚实强硬,血脉充盈丰厚,真正把长城“挺立起来了”,把长城画活了,把长城的精神表现出来了,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

  《长城》图稿大功告成,是许仁龙多年修炼的结果,是其真功的显现。他表示,这次九枚《长城》长卷邮票的设计,给予了他一个初涉邮票设计的学习机会,也给予了他用中国民族绘画语言来表达的机会,同时,也促使他提前实现用长卷的形式来创作《万里长城》这一由来已久的愿望。如果时间更充裕一些,他可以画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