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题写“人民邮电”始末
来源:中国邮政网 发布时间:2017-10-18 

  在《石家庄通史(当代卷)》中,记载了1948年夏,晋察冀邮政局、晋冀鲁豫邮务局先后“迁至石家庄,并合署办公;8月10日,两局合并,成立华北邮政总局”。其实,就在华北邮电总局成立之后不久,还发生了一件在新中国历史上具有开创性的事件。

  1948年12月,在解放已一年的石家庄,华北邮电总局负责编辑邮电杂志的孙志平考虑到当时全国解放在即,于是向华北人民政府主席董必武请示,建议将原有的《华北邮电》改为《人民邮电》,董老非常赞同。

  在筹备《人民邮电》创刊工作时,大家特别渴望毛泽东主席题写刊头,于是推举孙志平写信给毛主席,请他老人家题字。信写好后,孙志平托付西柏坡山河邮局局长赵博一转交。赵博一当天就把信交给中央办公厅秘书处处长曾三,请他呈送毛主席。

  毛主席收到信后,于1948年12月30日欣然命笔,将“人民邮电”四个字反复写了三行。不久,正当大家紧锣密鼓编辑《人民邮电》创刊号的稿件时,华北邮电总局局长高兴地把孙志平叫去,将毛主席的题字交给了他,并告诉他这还是中央办公厅委托一位中央委员专门送来的呢。

  孙志平接过来一看,纸上有三行激越潇洒、遒劲有力的毛笔字“人民邮电”,立即向大家报喜。可是三行字,用哪一行好呢?孙志平就去找局长商量。局长看后,指着第三行说,主席自己已经圈了,就按主席的意见办吧!果然,主席已在自己满意的四个字旁边画了一个小圆圈。

  孙志平一方面把请毛主席题字的新闻、社论编好,一方面迅速请印刷厂尽快把题字制版。厂长见了毛主席的题字,也非常高兴,并保证用最好的照相机和最好的材料精心制版。这时,厂长发现了主席题的三行字都用铅笔画着些格子,就好奇地问原因。孙志平说:“我们排版需要这样大小的字体,怕大了容不下,小了不合适,所以我用铅笔给毛主席画了格子……”厂长听了哈哈大笑,告诉他使用照相机就可以放大或缩小刊头样,根本不必画格子。这时孙志平才明白,原来自己让毛主席像小学生填字似的给写刊头,而主席竟善解人意地照办了。

  印刷厂很快制好了刊头版,此时解放战争迅猛发展,各地的邮电接管工作十分繁忙,华北邮电总局的大批同志被派往保定、天津、北平等地参加接管工作,《人民邮电》的出版暂时无暇顾及。北平解放后,孙志平把毛泽东的题字带到了北平。

  1951年,邮电部人民邮电出版社准备正式出版《人民邮电》杂志半月刊,孙志平闻讯便把当年毛主席在西柏坡的题字原件交给了人民邮电出版社。再后来,《人民邮电》杂志和《中国邮电工人》报合并创刊了《人民邮电报》,毛泽东主席题写的报头,便一直沿用至今。

  西柏坡有个邮局叫山河邮局,主管党中央邮政。可是中央邮局为什么叫山河邮局呢?当时邮递员为党中央送信送报,又是依靠何种交通工具?

  1948年5月26日,毛泽东率领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东渡黄河来到西柏坡,与中央工委汇合。于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一下子就成了解放战争后期的指挥中心。中央一落脚西柏坡,晋察冀边区邮政管理局就在西柏坡专门成立了为党中央提供通信服务的邮政机构。但是,邮局应该叫什么名字,的确让人费了一番功夫。

  大家七嘴八舌,你出一个名字,他想一个称呼,而最终的名字被定为“山河邮局”,既有“大好河山”之意,又有更深一层的保密目的,取了平山县的“山”字,和滹沱河的“河”字组合在一起。这个名字,保护了专为中央服务的邮政工作。

  当时为解决党中央与各解放区和各野战军的联系,对外联系保持畅通无阻,总部使用了三条通讯渠道:一是通过无线电台,二是通过机要交通,三是邮局。大量的普通邮件、宣传材料、报纸杂志都通过邮局传递。

  山河邮局与中央办公厅总收发科的分工是:山河邮局每天从指定的地点取回中央各机关的邮件和报刊,统一交总收发科分拣,再由各机关派通信员骑马来取走;各机关之间的文件交换也由总收发科办理。各机关的外寄邮件,则由总收发科汇总后统一交给山河邮局发往前线。当时处于战争年代,中央各部委都使用代号,如3001、3002等……

  山河邮局对外有两条邮路,一是通过建屏县邮局,驻洪子店镇,与晋绥、陕甘宁、太行、太岳解放区联系;另一条是通过冶河邮局,驻平山县城,与东北、华北、华东、中原等各大解放区联系。开办初期,秘书处供给了一匹马,骑马取送邮件和报刊。

  两条邮路中途都要经过滹沱河的渡口,滹沱河很宽,水深流急,马又不听使唤,弄不好就乱蹦乱跳,麻烦不少。后来改用自行车,有时也人背肩扛,步行取送。邮局同志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天还没亮就出发,先到40公里外的里庄人民日报社取报纸,然后再到冶河邮局交接邮件,十点钟前后返回山河邮局,千方百计地保证中央首长能及时看到报纸和各类邮件,保障了党中央对全国解放战争的指挥领导。用现在的话来说,邮政工作为西柏坡与各解放区搭建了一条安全可靠的信息沟通渠道。

  1949年初,华北邮电总局利用原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区部分邮票,加盖“华北人民邮政”及人民币面值字样改值发售使用,以应人民通信的急需。同时,着手筹印新的适用邮票,这就是1949年2月开始发行的一套无齿孔邮票——冲锋图和生产图邮票。邮票图案构思是按毛泽东同志“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口号设计的。毛泽东向全党和全国军民发出号召,强调要把革命进行到底,迅速恢复与发展生产,支援前线,夺取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无疑,华北人民邮政这套邮票的发行,紧紧配合了当时的斗争形势。

  那么,这套解放区著名邮票诞生在石家庄的哪家印刷厂呢?华北邮电总局在发行冲锋图、生产图邮票的通令中提到,该票为“一九四九年二月石家庄新新印刷厂印制”。所以,在我们集邮界,又把这套邮票称为“石家庄版”邮票。

  据原印刷厂厂长介绍,因当时这批邮票印量较大,时间较紧,为了加强管理,保证质量,规定印刷工人在上版开印之前,要在石印版上签名,以明确责任,故邮票上的工铭签字均为正写反印,字体相反。当时这个厂有石印工人二三十人,为赶印邮票,三班倒印刷,至今厂长尚能回忆出大部分石印工人的名字,经与“石家庄版”邮票上的工铭印记相对照,绝大部分得到印证。

  “石家庄版”邮票开始印刷之时,北平尚未解放。1949年1月31日北平解放,总不能还用国民政府的邮票寄信吧,急需使用革命政权印发的新邮票。可是战争形式发展太快,“石家庄版”的全套邮票还未全部印好,只得先行发售使用已经印就的五角、一元、三元、六元四种面值的邮票。其余二元、五元、十元、十二元四种面值,初拟在平津两地印制,事实上后来这四种面值的邮票仍由新新印刷局继续印刷,大约在四月间即已印制完成。

  解放区邮票是中国人民革命战争年代特定历史环境下的产物,方寸之邮,记载着历史的进程。“石家庄版”冲锋图和生产图邮票,作为“华北人民邮政”印发的首批邮票,虽纸质粗糙,刷色单一,图案设计和印刷比起现今的邮票来逊色多了,但它记载着人民解放军捷报频传,后方加紧生产,新中国即将诞生的那段光辉历史。

  毛主席在西柏坡亲笔题写的“人民邮电”四个字,激励着新中国的邮政人满怀为人民服务的热忱去开启一项伟大的事业。(石家庄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