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跃在淮海战役前线的前方办事处邮局
作者:李民先 曹玉泰 来源:中国邮政网 发布时间:2017-10-18 

  一九四八年九、十月,世界闻名的淮海战役序幕已经拉开,由党中央、毛主席直接指挥的战略部署已经完成。华东地区支援前线的组织、人力和物资准备工作大体就绪。华东支前司令部为适应前线野战部队军事行动的需要,决定成立华东支前司令部前方办事处。办事处主任,由原滨海行署主任谢辉同志担任。办事处邮局调莒县邮局曹玉泰同志筹建并从东海武交队抽调武装交通员15人。十月下旬,华东支前司令部邮局派李民先 同志任前办邮局局长,曹玉泰同志任收发员,陶明车、王景堂同志分任武装交通班正、副班长。前办邮局受华支邮局和前方办事处双重领导。它的主要任务是传递支前机关与民工团队(担架、挑夫、手车队)子弟兵团(配合主力兵团打扫战场押送俘虏等)的通信联络,负责沟通军邮与地方邮局联系及时传递报刊、信件、包裹(一部分烈士遗物)宣传品等。并传递部分机要密件、战斗命令等,如当时专供高级指挥员阅读的“参考消息”等就是由我们专送的。

  奋勇跟进不掉队,围歼黄伯韬作贡献 

  华支、前办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华野东线兵团的后援工作。十月底机关住郯城北50华里叫沙墩的地方。前办邮局刚刚组成,干部、战士之间彼此不熟,一切收发、传递制度都是在行军过程中从头建立起来,工作十分紧张。前办邮局这支由十七名干部、战士组织起来的战斗集体,都是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意气风发,生龙活虎, 在“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鼓舞下干劲十足,一致表示,不怕困苦险阻坚决完成战地通 信任务。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六日,党中央、毛主席一声令下,淮海战场各路野战大军、支前机关和民工队,按预定行动方向迅猛前进,犹如数把钢刀插入敌人群中。十一月八日华野东线兵团一举歼灭蒋军驻郯城王洪九保安旅5千余人。这时盘踞海州、连云港的黄伯韬兵团发现不妙,仓皇沿陇海路向西逃窜。为围歼黄伯韬兵团,我野战部队彻底轻装,日夜兼程以昼夜180里的行速紧追不舍。我们前办机关的口号是:“奋勇跟进不掉队,围歼敌军作贡献”。前办邮局全体同志为了多负担邮件,把棉裤的棉絮抽掉,并采取两人合铺的办法,两人抽掉一床棉絮。我们前办机关十一月七、八两天连续行军,除每天早晚两餐和短暂休息外,都在向前行进。所经地区均是新区,搞不到粮食大半是吃红薯,同志们忍受着饥饿、疲劳的痛苦拼命向前,九日凌晨四点,进住新安镇。因战斗刚刚结束,燃烧的房子余火未烬,一住下顾不上休息,就派人与支前民工团队联系,天一亮就去找地方邮局联系。该镇旧邮局较小,年轻些的职工早已躲避,留下两个老年人,做不了什么事。我们一方面向他们宣传党的政策,动员把门打开,将一般邮件存放邮局待取,另一方面全体同志齐动手分发重要文件。因为战线西移,只好将送不出的要件带走。第三天与山东战邮沟通联系才把大批邮件运向后方。十一月十二日我们前办邮局同前总机关,经瓦窑、草桥、进住炮车。此时包围黄伯韬兵团态势已成,野战部队进入紧张的进攻准备工作。我们迅速沟通了前方通信联系,开始派人去新安镇送取邮件(后到炮车车站送取邮件〉。 十一月廿二日黄伯韬兵团被全歼这段时间,我们支前邮局以炮车为中心组成通信网,完成了战地通信任务。(详见示意图一)。由于两军对峙军事势态相对稳定,前后方交流报刊、信函、包裹等邮件骤然增加,我们的任务繁重而艰巨。野战部队 虽有军邮,却因他们人手少部队行动迅速,往往由我们前办邮局直送到纵队甚至个别师部。子弟兵团、民工团队的邮件和指示命令等均由我们派人专送。交通员和民工挑着或背着沉重的邮件行进已够累的了,还要随时对付敌机的轰炸扫射和小股匪特的骚扰袭击,但同志们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战胜困难一次次地完成了通信任务曾多次受到前办机关的表扬。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十一月六日至廿三日围歼消灭黄伯韬兵团这段时间里,野战部队民工团队,子弟兵团多数都处在高速运动之中,前办邮局无任何通信设备,甚至连个收音机都没有,要做到及时掌握各作战部队、民工团队、子弟兵团,所在具体方位,准确地把邮件送出去,不是件容易做到的事。前办邮局全体同志开动脑筋想办法,不怕劳累,不怕麻烦,利用行军或执行传递任务途中,随时打听部队、民工所在地点,回局把了解的情况汇集起来立即组织投递。这样一来就大大避免了很容易出现的邮件迂回、往返积压现象。 前办邮局全体同志既是交通员又是战斗员,记得十一月十五日晨,全局10多位同志从住地到炮车抢运邮件,在返回的路上遇到敌机空袭,两架“红头苍蝇”低空对正在押送俘虏队伍投弹扫射,顿时队伍大乱,四百多名俘虏企图乘机逃跑。同志们看到这种局势,冒着敌机扫射立即散开协助押运俘虏的同志,包围了企图逃跑的俘虏群。交通副班长王景堂机智的大喊“一排从正面包抄,二排从东西包抄”,结果竟把企图逃跑的俘虏镇住了,经过一番喊话宣传,制止了一场即将发生的骚乱。负责押送俘虏的同志一再表示感谢。十一月十五日之后随着围歼黄伯韬兵团包围圈不断缩小,前办机关及前办邮局沿铁路西移,大约十一月二十日,从邳县过运河。大桥早已被炸毁,我们通过的是蒋匪军逃跑时临时搭起的浮桥,所谓“桥”,实际上是用钢轨、石头、麻袋、牛马车加死尸搭起来的通道,混合积水成了血红色,可叹的是蒋军士兵,完成了我们通向埋葬蒋家王朝大道上的垫脚石!过了运河我们进住距碾庄圩更近的赵墩一带村庄,继续完成我们的通信任务。

  大约在十一月二十二日夜,我们接到传递调动华野二纵、十六纵队迅速支援围歼黄维兵团的命令。这是异乎寻常的事,不是情况紧急不会采取通过我们前办邮局的办法传达此类命令的。我们接到任务立即派三名富有战斗经验的交通员,冒雨摸夜路及时将命令送到纵队司令部,受到首长的称赞和表扬。

  捷报!捷报!歼灭了黄伯韬,十一月二十二日凌晨我华野八、九纵队攻克黄伯韬兵团最后一个据点碾庄,黄伯韬亦在逃跑中被我军击毙,至此蒋介石在淮海战场的主力兵团十一个师十二万人全部被歼。前办邮局全体同志为这一伟大胜利欣喜若狂,顾不上吃饭、休息,立即行动用最快的行军速度把用油印机印的捷报、传单传送到各支前机关、民工团队,大大鼓舞了大家的斗 志和对淮海战役的必胜信心,同志们的干劲更足了。十一月二十三日早晨碾庄地区大雾弥漫,我们前办机关从赵墩一带村庄出发,沿铁路向西行进。一路上碾庄南端铁路即看到一片焦土,碾庄远远望去除几根烧煳的树干之外,几个大村庄不见了。再看方圆约二公里的开阔地带则是横尸遍野, 河沟浅处各种流弹五颜六色地铺满一地,这一切都说明是一场空前恶战。十一月二十五日南线图歼黄维兵团的战斗打响了,我们前办机关和前办邮局已进住大许家一带稍事休整待命西进。

  疾进徐州参加围歼杜聿明集团的战斗

  黄伯韬兵团被歼,黄维兵团又被我军围住、徐州守敌恐慌万状,剿总付司令杜聿明及邱、李、孙兵团为避免全军覆灭的危险,于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三十日仓皇弃城逃跑,向徐州的肖县、 永城方向逃窜。十二月一日我十二纵队占领徐州,此时我们接到急速西进的命令,立即从大许家出发,于十二月二日下午,从徐州东站进入市区,除派人与徐州邮局军管会取得联系外,全体同志跑步穿过徐州淮海大路闹市区,沿徐肖公路向肖县急进。一踏上徐肖公路一片蒋军弃城逃跑的狼狈场面,就呈现在我们面前,坦克、装甲车、卡车夺路撞毁被遗弃路旁,各种枪支、弹药、物资比比皆是,在公路正中,竟有一摩登女人被坦克碾成人肉条,紧紧陷进公路地上,头发、耳环、旗袍、高跟鞋都清楚可见。因争相逃命而被踏死或受伤的被丢弃在路旁。我们看到一个受伤未死的伤兵在水塘边叫喊呻吟,因老百姓恨透了他们根本不去理睬他们。我们前办机关是随同野战部队一起行动,步兵、炮兵、民工团队齐头并进。宣传队的同志们站在高处进行宣传、 鼓动。快板啦啦词多彩多样,他们与大家同唱新编的淮海战役组曲:“三个兵团集一团,妄想逃过长江南,有个老二叫李弥,老大就叫邱清泉, 孙元良数老三,他们慌慌张张把路赶哎咳哎咳,哎 咳”“小兵腊垃子打头阵,大官小官随后跟,汽车坦克挤不开,那个没吃没住真为难,官太太一大串,连滚带爬真难堪…… ”还有一首《乘胜追击》 更让人欢欣鼓舞:“追上去!追上去!不让敌人喘气!追上去!追上去!不让敌人跑掉!看!敌人动摇了!敌人混乱了!敌人溃退了!敌人逃跑了!同志们!追上去!不怕困难,不怕饥寒,逢山过山逢水过水,乘胜追击,迅速赶上,包围它!歼灭它!”。前办邮局的同志们越走越带劲,有几个同志的鞋子磨穿了,干脆把鞋子甩掉,只穿布袜子前进。中午连饭也未吃,饿着肚子行进,深夜赶到肖县城北住地才吃上饭。在行军途中我们派人设法买了一批“力士”牌胶鞋发给交通员,解决了他们赤脚行军之苦。我们前办邮局在肖县城北住地住了两天,一住下就派人与 徐州邮局军管会取得联系,并立即分封、处理邮件,迅速送到军邮和各民工团队。十二月四日, 我野战军已完成包围杜聿明集团三个兵团于永城地区的任务。十二月五日前办机关调整部署,移住徐州西四十公里的黄口车站一线。此地东靠徐州。南通主战场东南各野战部队和西通主战场各野战部队,距主战场九华里,位置适中机动性大。我们前办邮局以此为枢纽,组成了一个通信网〈详见邮路示意图之二〉出色完成了战地通信任务。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五日至一九四九年一月十日淮海战役胜利结束,我们前办邮局一直住在黄口车站南杜牌坊、赵庄、王老家一带。由于战场的扩大野战部队和民工团队数量增大随之而来的是报刊、邮件、宣传品数量的不断增加。前办邮局不满20人的力量,显然是承受不了这一繁重任务的,所以,在向徐州进军途中进行了组织调整。 前办征得华支邮局同意任命冯文同志为前办邮局局长,李民先同志为副局长,曹玉泰同志为收发 负责人,并增加收发员王延宾、孙继华(女〉、贾献坤、纪洪信等同志。交通队又增加了刘德芳、季锡等比较老的同志。另外又从渤海子弟兵团调来两个排负责邮件传送工作。同时,为减轻交 通员的负担,又从缴获的马匹中抽给川马数匹,专驮邮件之用。

  十二月的淮海平原已是隆冬季节,二十二号之后又下起了大雪。交通员执行任务时面临的最大困难是风雪交加的天气和敌机的狂轰滥炸。由我们负责的四条邮路都是在敌人空袭重点封锁区内。这对身负邮件重担,又要争分夺秒赶路的交通员来说,无疑是很大的一个威胁,但同志们没有被困难所吓倒。为了圆满完成任务,开动脑筋想办法创造出如何伪装、隐蔽,与敌机周旋以及如何在大雨雪夜、泥泞道路上防湖、防滑保证邮件安全的种种办法。全局同志为了不积压前后方来往邮件,往往是全体同志一齐动手,不分昼夜连续干,收发员同志完成分拣封发任务, 还时常协助交通员送短途邮件。 

  我们前办邮局通向徐州,通向主战场东、南野战兵团和通向主战场北、西野战兵团以及通向华东支前司令部邮局的四条邮路,均采取双轨对向互投的办法。邮件随到随送,歇人不歇马。有一段时间敌机轰炸特别厉害,从黎明到下午四点前连续不停地轮番轰炸,我们就在下午四点出发利用夜间把邮件送往各部队和单位。

  另外需要特别提一下的是,前办邮局为配合政治攻势瓦解敌军迅速传递大批宣传品的事。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中句淮海前线总前委,遵照党中央毛主席关于配合平津战役作战对杜聿明集团暂缓攻击的指示,决定华野各部队于十二月十六日起停止对杜聿明集团的攻击。在对敌军“围而不攻”“隔而不围”的同时,对敌军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华野与中野公开发表了(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和以陈毅、粟裕同志署名的对杜聿明集团官兵的劝降信并号召全军大力开展一个群众性的火线劝降、瓦解敌军的政治运动。顿时整个战场前沿竖起了各式各样的巨幅标语、宣传牌写着:“放下武器一律优待!”“死守突围都是死 路!”等等。并用六O炮、枪榴弹、弓箭等武器把各种宣传品和来归我军阵地投诚的“招待证”“通行证”打向敌人阵地。许多蒋军官兵一批批跑向我军阵地。这大批宣传品大部分是我们前办邮局运送的。平常报刊、邮件就有相当数量,宣传品一来就是一大批,人挑马驮还运不完。遇到这种情况,宁肯自己辛苦多跑一趟也不让宣传品积压,不少同志刚回来又上路,总是圆满完成任务。同志们看到前线部队机关及时收到宣传品的喜悦笑脸和一批批放下武器投降的俘虏,内心说不出的高兴,深切地感到前线每一个胜利都与自己的工作息息相关。

  一九四九年一月六号我军全线向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包围圈不断在缩小,大批俘虏和各类轻重武器、物资源源不断的送下来。一月十号全歼杜聿明集团,杜聿明本人也被我军活捉。淮海战役彻底胜利了,前办邮局的同志们,兴高采烈的传送着捷报,与野战部队和支前民工团队的同志们,分享着胜利的喜悦,把指战员的家信、立功喜报源源不断地传送到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