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滨北武交队
作者:杨秀山 来源:中国邮政网 发布时间:2017-10-18 

  (一)

  一九四一年五月的一天,我在五地委(滨海地委)党校毕业典礼会议上表示了决心:为党的交通事业贡献自己的一切,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地委交通科长白登彩同志又亲自和我谈话,他强调回莒县县委交通股工作的重要性,保证党纵横通信畅通无阻。那时,莒县交通股股长徐文三同志,还有政治交通员二人,我算是经过训练的政治交通员了。

  一九四三年三月,已发展到五个政治交通员。我负责日照、诸城、莒北县“密交”建站联络及交通任务。完成这些地下交通任务需要经过五十至一百五十公里的敌占区和封锁线。我化装过卖油、姜、蒜等小生意人,因完成任务好(日行一百五十华里),被县委组织部选为模范党员。主要领导也经常赞扬我是“飞毛腿”。

  一九四三年三月,交通股与莒县战时邮局合并,我负责秘密交通、行政巡视员工作。一九四五年我任副局长兼莒县——莒北县武交队政治指导员,朱传甫同志担任队长。武交队的任务是:保证干线畅通,以武装护送邮件、护送干部。武交队三个班,三十多名战士,其中,队员贾铭同志被王家山的日本鬼子俘去壮烈牺牲。

  我在莒县战时邮局任职时间是一九四三年三月到一九四六年八月。全局有正、副局长各一人,收发一人,多时三人,会计一人,发行一人,交通班十五人。

  县局下属十七个区,每区一至三名邮务员不等(投递员与邮务所长)。全县战邮人员从三十人发展到六十人。

  (二)

  滨北武装交通队一九四六年十月在高密县战时邮局驻地城南空中水正式成立,属滨北战邮区局直接领导。当时队长由滨北区局交通科长刘茂圃兼任,副队长刘京普,下设二个班,一班长胡金龙,二班长茂许生(调沂河武交队牺牲)。我于一九四六年十月到该队担任政治指导员。

  一九四七年七月,滨海战邮区局又派唐健胜同志来担任副队长。队员由二十多人发展到六十多人,编两个排,一排长由刘京普副队长兼任,二排长由唐健胜副队长兼任。武交队的主要任务,是保证华东局、山东分局、山东省政府与胶东区的通邮联系,护送干部,建立敌区秘密通信网和干线,并采取各种措施保证交通干线畅通。

  滨北武交队负责高密到胶高县过铁路的干线段,这是一九四七年上半年的事。下半年为迷惑敌人的注意力,我们转到胶县到胶高县。上半年由高密的空中水、拒城到胶高县夏家庄以东的连屯。下半年由胶县西门、芦家安到胶高县连屯一带。使敌人摸不到我们的行动规律。即是我们大的路线确定了,而在每次的行动路线上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常是今天东、明天西。由于我们机动灵活,行动快速敏捷,又有有较强的战斗力,从而保证了交通干线畅通无阻,胜利地完成了党交给我们的任务。一九四八年二月,滨北武交队完成了历史赋予的使命,奉命撤销其编制。(见附图2)

  (三)

  武交队在战胜敌人、战胜困难,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曾涌现出不少的典型人和事。

  (1)据张云鹏局长介绍,一九四六年底,高密县战时邮局交通班刘班长过铁路送邮件,被国民党打埋伏,身受数弹成重伤,同敌人边战斗边把秘密文件吃到肚子里,最后壮烈牺牲。刘班长是在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开始进攻解放区时牺牲的。我们的战士做到了:“人在文件在,宁肯牺牲自己也决不丢失文件。”

  (2)滨北武交队在一九四七年十月的一日深夜,刚从胶济铁路北返回路南墨河区小伏路村时,被国民党四十五师两个团包围。当我们发现敌人后,便立即组织力量突围。在战斗中,班长胡金龙、队员王同森、胡兆均、宋毅等同志都非常勇敢,他们向敌人火力点射,掩护队员们突围,宋毅并把敌人的指挥皮线卡断。我们的突围虽然胜利了,但队员窦培林在突围中,被拒城河水淹没而光荣牺牲。

  (3)胶济铁路北侧的突击战。有一次全体武交队员身背五十余斤重的文件和报刊,刚过铁路,就迎来了东北风挟着麻杆子大雨,劈头盖脸的向队员们袭来,同志们身上往下流水。队长下令到路旁腊条当中坐地休息,取出油布包好文件。就在这时,突然从腊条当中冒出数十人,长枪、短枪向队员们射击。我们对这块是非之地早有预防,都扑伏沉着,一枪一枪的与敌人战斗。经五分多钟的激战,三十多个敌人鬼哭狼嚎向蛤蟆屯方向窜去。我们又一次的战胜了敌人。队员们胜利地把敌人打跑了,不顾雨淋和劳累,熟练地过着深浅不同的小泥沟,来到敌人乡公所住地蛤蟆屯村西南角。胡金龙班的小宋蹚着水向队长报告:“水太深,进不去村,请求转路。”队长和指导员耳语后,下令“游泳进村!”小宋跑回向胡金龙传达,胡金龙带头,胡兆均、王同森、宋毅等十几个队员身背枪支,头顶文件游泳进村,在最后进村的韩培下同志滑到井里去,急得他吹口哨,胡兆均用枪把他拖上来,小韩头顶着邮件,邮件也湿了。

  蛤蟆屯是个百十户人家的村庄,全队进村后,各家找不到一个人影,乡公所两屋空空。胡兆均同志在庄西头一户吊铺上找到一位老乡,老乡告诉我们说:乡公所和还乡团去打埋伏,现在都跑到胶县去了。刘队长令徐均胜请老人带路试过水渠和河道。并请老乡转口信给乡长,要他留“后路”。

  (4)在铁路北侧打了一个小胜仗,缴获了部分胜利品。一九四七年八月的一夜,正当我们武交队从路北向路南返回时,正巧碰到敌人小股运输队。队长当即和我商定打他个措手不及,传令:短枪手靠近敌人,用一梭子子弹把敌人赶跑,得点胜利品。胡金龙带本班的短枪手冲向前去,距敌人不到三十米,一排枪把敌人轰跑了,扔下一辆大胶车,两头骡子。武交队员们赶忙冲上前去,把车上的布匹、医药、鞋子等物,打成包裹让骡子驮上迅速离开战场。

  (5)一九四七年七至十月间,驻胶高县的胶东武交队(队长姜祖伦,指导员王志浩)被敌人包围突围出去后,到胶东战邮分局整训,三个月没来接头。我滨北武交队由隔夜班改为逐夜班,工作量增加一倍。但全体武交队员都以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和革命英雄主义,不怕苦,不怕牺牲保证邮件和干线风雨无阻地畅通,圆满地完成护送邮件和干部的任务。这年的七、八月雨水特别多,胶高地区又是有名的涝洼地,有四十多天的阴雨连绵,沟河满溢,队员们出发都用头顶着邮件过河,身上经常被汗水、雨水湿透。全体指战员钢铁般的团结,生活上学习上互相帮助,互相争着背重邮件(袋、捆),过河时,大个子帮小个子,如路上发生病号,脚被磨伤了,身体好些的就帮助背、抬。队长刘京普、副队长唐建胜有病不休息,都争着出发带队;我患有肺病,也时常吐血,但始终没有离队,和同志们一样的战斗在交通线上。这种生活、学习、工作上的互助,争着吃苦耐劳,团结战斗的精神是共产主义思想的体现。

  那时的生活很苦,武交队一年发一身单衣,一身棉衣、一床被子,每人每月三元的津贴。上级每二个月供应一双鞋子,不够穿。我一年穿十一双鞋子还得经常补,穿得最少也要八、九双。大家的口号是:“待遇高低不计较,爬过山头立功劳”,“一不怕苦,二不怕流血牺牲,为解放全中国粉身碎骨最光荣。”不到一年的时间,立一等功的五人,有胡金龙、王同森、胡兆均等;立二等功的三十人,有队长刘京普、副队长唐健胜等;立三等功的二十八人。

  (四)

  (1)一九四七年滨北同邮局概况:

  局长李彬,交通科长刘茂圃,副科长徐文三,发行科长王某,秘书徐建洲,还有巡视员,会计、司务长、炊事班、两个交通班,共五十人左右。一九四七年底人员干部都有变动。

  (2)滨北区局所属:

  诸城、莒北、五莲、藏马、胶南、高密、胶县、胶河共八个县邮局,约计人员和干部近四百人,再加上滨北武交队六十二人。

  (3)滨北区邮局在一九四六年缩编成为监察专员,任此职的陈励同志(病故)。还有五莲县干线交通员陈宗先同志,一九四七年冬被大雪埋在山沟里,冻掉双脚指头,幸被房东老大爷巡救,才未冻死在山沟里。老陈每月发工资后就给老大爷寄,做报答之恩。

  (4)关于干线站的组设情况:

  工  滨海区局通江苏干线,于一九四六年各成立一个滨海陇海铁路武交队,队长刘风川。

  滨海——鲁南——河南——延安干线,由那时的战邮英雄厐耀跑延安。

  滨海——鲁中——渤海干线,是益都武交队负责。

  滨海——滨北——胶东干线,李浩然同志在莒县当过干线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