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滨海战邮工作片断
作者:李夫清 来源:中国邮政网 发布时间:2017-10-18 

  我于一九四一年十一月间由《大众日报》社一厂调到《大众日报》社的四厂工作。该广住在莒南县,主要是印刷一一五师的宣传刊物和《抗日根据地》、《土地改革》等党内文件。这些文件大部分是“六四”开的,便于携带与分发。在一九四二年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已由鲁中搬到滨海区, 大众日报社也从鲁中搬到滨海区的莒南县内,邮发已经合一了。但滨海区还处在半游击环境中, 临沂未解放,夹子山由国民党的一个师占领着, 郯城县被外号叫梁麻子的伪专员占领着。我一一五师在开发这个区。

  一九四三年一月间,我又调到战邮总局发行科工作,科长王冠杰同志,我任副科长。不久王冠杰同志调走搞材料工作去了,由我负责科的全面工作。当时总局的机构我记得有秘书科,科长是张善堂同志;邮务科科长是李旦复同志;会计科科长是于淳同志兼任。邮务科下属还有个邮运中心站,站长李旦复科长兼,该站六、七个人,具体负责人是张德仁,还有张明金、李光荣等。还有个供应股,由丁超同志负责。发行科发行干事有王良、高润波、傅慧明、杨健等。约在一九四二年的七月间,刘砚田同志调到发行科任副科长。这时邮运任务以报纸为主,报纸什么时候出版送到发行科,分发完毕后才出发。当时他们无有交通工具,靠的是肩挑背驮,白天运送的少,大都在夜间运行。他们工作艰苦,困难是大的,但同志们无一叫苦的,都感到完成任务为乐。他们的口号是:“人在报纸在”,“一张报纸胜似一颗炸弹”, 这是瓦解敌人的重要手段之一,因为他们认识到 运送党报,是无上光荣的,是党交给的任务,因而对任何困难都能想方设法克服。

  正由于《大众日报》有强大的威力,日本鬼子恨之入骨,想方设法来围剿我们。记得在一九四三年的七月间,日寇要对滨海区进行大扫荡,这时战邮总局住在莲子坡庄。一天下午赵志刚同志召集我们开会,他宣布:“日本鬼子要对滨海进行大扫荡,发行科留在莲子坡一带坚持工作,看情况的变化行动;要我带着办公室、交通科、供 应、战邮报等单位向日照一带转移”。会后,我即回科向全体同志传达了会议情况,宣布了赵志刚局长的布置。我们全科二十多人就分头行动起来,进行反扫荡的准备工作。天还下着毛毛雨, 阴雨连绵,地是泥泞的,我们找比较隐蔽的地方,准备埋藏书刊报纸。我们派出几个同志分头探听敌情,证实北边的十字路,西边的朱边、三界首, 南边的黑仁,东边的日照涛雒都有日军。根据此情,我们分析敌人有对莲子坡一带进行扫荡的可能,大家一致先把党刊埋藏起来。因是雨天地很湿,刊物虽然埋的细致,但总免不了留下可疑点。我们又把报纸合订本埋藏在老百姓的柴火垛里,我们再次探听敌情,经过分析认为敌人对莲子坡一带扫荡的可能性很大,于是我们就当夜从 莲子坡转移到庄庄村去了,转出了敌人的包围圈。果然第二天上午,日本鬼子就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莲子坡进行清剿。敌人走后的第二天, 我们赶到莲子坡一看,鬼子把我们埋藏的党刊《抗日根据地》、《土地改革》等都给挖出来了, 有的给烧了,有的毁坏了,也可能敌人带去一些刊物。我们心情非常着急,忽听说莲子坡北边有军队过来了,我们几个同志赶往去看是八路军, 中共山东分局黎玉副书记,一一五师政治部肖华主任来了。我即向前将敌人扫荡的情况和损失的 文件、报刊等情况向首长做了汇报。他二人指示:“你们把损失的东西,进行分类统计,向山东分局报告一下就行了,并要注意观察敌情。” 首长说完就向东去了。我的内心落实了,因为丢了文件作为一个党员,内心是不安的。回到科内就与全科人员把东西彻底整顿一下,又开始了正常的工作。过了二十多天后,赵志刚局长等回到了莲子坡,我们把反扫荡的一切情况,向赵局长汇报了,并把黎玉书记、肖华主任的指示也汇报了, 赵局长没提出别的意见,表示完全同意。这次反扫荡完全胜利的结束了。

  关于这时的交通邮运干线主要有两条:一条是由总局发行科送河阳,过沂河、沭河中间有台潍公路,到鲁中的武交队,再到鲁中的泰安;再一条是由总局发行科到临沭县至汶家铺过沂河、 沭河,中间也通过台潍公路到鲁南。去滨北报纸、邮件由于夹子山还被国民党反动军占领着,不能直通,必须由莒县、诸城北部传送;出苏北的报刊、邮件比较少,主要是送党内文件,由战邮总局送到东海武交队。当时东海武交队活动在新安镇和白塔埠间,过陇海铁路去苏北宿迁邮局的交通员来接。武交队的装备比较好,全队有六十来人,队长李春景兼,指导员仲殿文同志。仲同志英勇强干,机智多谋,完成武交任务非常出色,可惜在调到滨海二地委后,在察看连云港的敌情时,被敌人打来的炮弹炸死,壮烈牺牲了,时年不到三十岁,他的形象真是令人难忘。 

  一九四四年十月间,我调滨海区邮局,区局住莒南县境内。我在区局半年多的时间,主要工作为“二.七”选模范作筹备工作,广泛开展立功活动,为更好地完成战邮任务而奋斗。在这一活动中,出现了一批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并涌现出了一大批模范人物,最突出的有山东战邮英雄庞耀同志,葛春亭同志等。他们就是许多英雄 模范人物的总代表。还有四百余名(不完全统计) 战邮健儿,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为中国人民的战邮工作,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现在回忆起他们的英雄事迹,怎能不叫人钦佩,怎能叫人把他们忘掉,他们那种大无畏的精神,忘我牺牲的高尚品德,昼夜穿行在敌人封锁线和堡垒之间, 冒着枪林弹雨,夜行露宿,奔跑在战壕沟,过冰 河的邮路上,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都以完成自己传送的报刊、邮件、护送干部的光荣任务而自豪。

  在一九四五年四月间,上级指示成立滨南区邮局,我又调滨南区。先以临沭局为基础,逐渐将区局建立起来。当时滨南二地委和专署已建立起来了。滨南辖有四个县:临沭、郯城、东海、赣榆县(曾叫竹庭县)。我们先到了临沭县邮局(位店头),开始筹备区局,先调郯城县邮局局长王绍英同志任区局秘书,李清万调郯城局任局 长,临沭县局徐恩普就不兼局长,王树梁同志(现名于一)调临沭局任局长,东海县邮局李春景同志任局长,赣榆县邮局李浩然同志任局长,后赵绪同志任局长。为了便于开展工作,区局由店头搬到蛟龙湾村住,靠近二地委,联系工作方便, 情况了解的及时。这时李斌同志调区局当秘书, 全局有六十余人,我们又进一步健全组织,成立 交通科,由常树桐同志任职,发行科由徐恩普同志任职,邮务科由刘风川同志任职。这时报纸、邮件、刊物直接送到县局和武交队,滨南形势大有好转,除青口,连云港尚未解放外都已基本稳定了。 

  为了发扬光荣传统,我们滨南区局机关开展了立功活动,其条件是:一、服从组织,遵守纪律,特别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二、不怕苦,不怕累、有不怕牺牲的精神;三、坚持工作岗位、良好的完成本职工作;四、互相帮助,互相爱护。 到一九四六年三月份,我们就在蛟龙湾村郊外, 召开了劳模大会,评出了以崔玉同志为代表的五 位劳动模范〈附当时的合影〉。会议的气氛是良好的,会议的形式是庄重的,大家充满浓厚的胜利信心。

  一九四六年七月,我调到战邮总局直属一等局任局长。当时直属一等局驻在临沂的沂河北岸桥坊村,全局人员有五十多人。组织机构设有: 收发组(邮件报刊发行合在一起),事务组,饲养组,二个交通班。交通工具都是骡子,改变了肩挑背驮的人工状况。这时的主要干线也是有二条:一条向南至苍山与陇海铁路新安镇一带苏北宿迁局的交通人员交接手续;二是向西至小胡干站经费县、蒙阴到鲁中去。在一九四六年秋季,国民党又掀起了内战高潮,重兵压境,进攻山东。我们接到通知,就立刻退出桥坊村,连夜到达莒南县小山前村。这时我们一等局机构把组改为股,并设秘书由李光荣同志担任;收发股由吕树三同志任职,事务股由崔玉同志任职,交通股陈久效同志任职。由于蒋军的进攻,交通干线也随之改变,向南去的报刊邮件至汤头到鲁南;向西去的报刊邮件至小店和鲁中沟通。在一九四七年的五、六月间,一等局就迁到五莲县的佛堂村。这时正在进行“三查三整”。不管敌人如何疯狂进攻, 我们为党政领导机关服务的宗旨是坚决的,一刻也没有忘记,一到驻地,马上与华东局、山东分局、大众日报社联系,及时分发报刊、邮件,邮运干线随着领导机关、《大众日报》等单位转移而变化的,从不积压报刊、邮件。虽经蒋介石的重兵、拉锯式的进攻,我们直属一等局全体同志和人员无一个掉队,也无一个伤亡,都胜利地坚持过来了。这是因为:(一)有党的领导,对每个党员的培养教育,党员同志对党无限忠诚,党指向那里,就做到那里的素质,组成了一支英勇善战,坚韧不拔打不垮,拖不烂的战斗集体;(二)是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对人民是无限的爱戴, 八路军走到那里,那里就是家。真是人民群众爱八路军,八路军爱人民,军民亲如一家人。我们深深地体会到什么时候也不能把共产党的领导丢掉, 什么时候也不能把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丢掉。 

  在一九四八年四月,直属一等局宣布撤销。我就到华东高级党校学习,学习三个月,内容是《实践论》、《矛盾论》,因济南解放要接收中华邮政和电信,我们就提前半个月毕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