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邮路行”系列报道之四

干着平凡事的英雄——跟班“鸿雁天路”
记者 朱正义 申建伟   2017-09-08   来源:中国邮政网

  有人说,没走过“鸿雁天路”,可能会后悔一辈子;也有人说,走过了“鸿雁天路”,可能也会后悔一辈子。

  8月19日8时许,本报记者随2017年中央及行业媒体青海邮路行采访团再一次踏上格尔木市区到唐古拉山镇的乡邮路,再一次近距离感受这条“鸿雁天路”。

  其实,“鸿雁天路”沿途很美:有“万山之祖”巍巍昆仑,也有世界文化遗产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有海拔超过6000米的玉珠峰,也有长江源头沱沱河。可“鸿雁天路”也很残酷:单程近500公里,几乎都是“搓板路”,海拔多在4500米以上,大气含氧量仅为平原的43%,年平均气温在零下6摄氏度,被称为“生命禁区”。自2009年7月开通起,格唐邮路就为在沿线值守的党政军机关及科研人员、环保工作者、志愿者和当地牧民群众提供不间断的邮政服务,为地球“第三极”平添了一抹亮眼的绿色。

  葛军,就是“鸿雁天路”的典型代表。从2010年9月至今,每周一班,每班两天,葛军跑了整整7年,总里程约35万公里。

  每一次,都有高原反应

  这是本报记者第三次跟班葛军。路还是那条路,车还是那辆墨绿色的皮卡车,司机兼邮递员还是葛军,不同的是,葛军的脸庞愈发黝黑,头发更加白稀,他的皮卡车被邮件塞得满满当当,连副驾驶座上都放着邮包,车顶上还拴着一个大邮袋。

  刚出格尔木市区,葛军趁等红灯时把与标志服配套的帽子戴上。“高原的风太‘硬’,戴上帽子能保护头部。”葛军解释说。“要是堵车时间太长,你饿了、困了咋办?”记者问。“我车上有棉被、军大衣,有面包、热水,饿了就吃一点儿,困了就睡一会儿。”葛军回答得很轻松。

  一路向前,过收费站时,收费员升起栏杆挥挥手让葛军的邮车免费通过;过安全检查站时,安检员看了看邮车就示意葛军快速通过。“你的面子挺大嘛!”记者开玩笑地说。可葛军却说,这可不是他的面子大,人家看重的是这辆邮车,看重的是邮车所代表的中国邮政,“是咱邮政的牌子响、面子大”。

  “牌子响”是真的,“鸿雁天路”为沿途军民送去邮件、报刊,还帮他们寄钱、洗照片,为他们捎带书籍、药品,替他们代买蔬菜,邮车似乎成了“百宝箱”,邮递员也变身“送货郎”;“面子大”也是真的,投递时遇到饭点儿,官兵们都会招呼葛军吃上一顿热乎的,兵站里也有一张属于葛军的床铺。

  从官兵们和葛军在一起的热乎劲儿,记者看出葛军似乎很享受跑这条邮路。可实际上,虽然已跑了7年,但每一次出班,葛军都要从海拔不到3000米的格尔木市区,经过海拔4000米乃至5000米的考验,再返回格尔木市,短暂“缓冲”后又再一次出班。每一次,他明知道自己会有痛苦难耐的高原反应,可他依然带着高原馈赠给他的“礼物”——发紫的嘴唇,坚持完成一次次出班。“心理上可以克服,但生理上没法控制。”葛军说。可他也表示,只要组织和企业需要,他会一直在这条邮路上跑下去。

  习惯了,我是一名党员

  坐在副驾驶座上,记者习惯性地系上安全带。葛军看了看,笑着说:“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车技?放心,这条路我熟着呐,哪儿有什么样的坑我基本都知道。”葛军一边熟练地绕过路上的坑,一边跟记者“吹嘘”道:“就我这开车技术,去参加达喀尔拉力赛都没问题。”在部队时学过驾驶技术,转业后主动请缨跑“鸿雁天路”,葛军的驾驶技术愈发纯熟,一般的故障他也能应付。

  途中经过一座铁路桥,葛军说那是从格尔木到新疆库尔勒的格库铁路桥,基础工程已经完工,等通车了他想坐着火车去新疆旅行。“你开车技术这么好,自驾游多好啊!”可葛军却说,下了班他就不想开车。

  “这些年我看到的车祸太多了,几乎每一趟出班都会看到。有的司机开车没有公德心,把马路当成自家的,胡乱开,不讲规矩。”记者也观察到,路上有越野车为了超大货车,开着大灯逆行疾驰,全然不顾迎面正常行驶的车辆。对于葛军来说,每跑一趟,不仅要看好路,还要盯住车,即使出现高原反应,也必须全神贯注。那种对生理和心理的双重考验,记者体会不到。

  随着邮路上的邮件越来越多,包裹占到了总邮件量的约八成,格尔木市邮政分公司正考虑给这条邮路换一辆装载量更大的厢式邮车。“真要是换邮车了,会不会有人和你轮流开?”记者问。葛军摇摇头:“会开车的人不少,但他们的身体不一定能受得了。”“可你一样有高原反应啊?”“我已经习惯了。而且,我是一名党员。”这,就是葛军的回答。

  葛军背后,站着英雄群体

  这一次跟班“鸿雁天路”,采访团的记者们采访到了不少和葛军有关的故事。

  比如,他与沿线官兵和牧民结下了深厚情谊,大家亲切称他“葛大哥”“葛班长”“葛大爷”,葛军自豪地说:“邮路沿线处处都有我的好战友、好兄弟。”

  比如,他先后多次救助途中遇到的受伤或有困难的旅行者,被救助者写信感谢葛军称,“你是天路上播撒爱的信使”“我没想到,在那荒无人烟的地方居然有中国邮政,感谢葛大哥救了我”。

  比如,葛军冒雪驱车,为沱沱河源头中国长江源水资源监测站的志愿者们送去月饼,被中国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会长杨欣赞道:“八百里风雪送月饼,只有邮局的葛军能做到!”

  比如,为了怕妻子担心,他总是对她说“昆仑山那边很少下雪”;为了不影响工作,他把还不到10岁的大女儿送回了老家,想女儿时就打开手机看女儿的照片。对记者“你爱人身体不好,孩子还小,有没有想过换一个工作多照顾照顾她们”的提问,葛军答道:“什么工作都得有人干,你不干、我不干,危险的工作谁来干?我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我爱这里,我爱这份工作。”

  这个40岁刚出头的普通汉子和“鸿雁天路”早已融为一体,他因为这条天路获得过的国家级荣誉就有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第十八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2015年中华儿女年度特别推荐人物”……采访团的记者们说,跑一趟“鸿雁天路”都不简单,可葛军坚持不懈地跑了好几年、跑了数百遍,这就是不简单、不平凡,堪称英雄。葛军获得的这些荣誉实至名归。

  英雄的背后,都有个英雄的群体。葛军的身后,站着的是在葛军之前跑过“鸿雁天路”的王玉昆、扈军,还有葛军的替班鲍均峰。而在王玉昆、扈军、鲍均峰身后,是把“鸿雁天路”精神延伸到日常各项工作中的格尔木邮政人、青海邮政人。在这片“躺着都是一种奉献”的高原,邮政人用自己的辛勤付出和敬业奉献,忠实履行着国家赋予邮政的神圣职责。

  如今,“鸿雁天路”沿线各店铺、加油站等均设置了“葛军服务点”,还与时俱进地张贴了葛军个人二维码,当地军民和志愿者、旅行者有要寄的物品,在各服务点人员的帮助下称好重量、算好资费、写好地址,葛军就会来到服务点把物品捎带寄走,“邮局”遍布“鸿雁天路”沿线。

  “葛家四代鸿雁情,军民千盼邮政兵;楷上天路平凡事,模立昆仑数英雄。”在记者看来,采访团记者们创作的这首“葛军楷模”藏头诗,不仅是对葛军个人的生动写照,更是对像葛军一样坚守在高原上的无数邮政人的真挚赞美。邮政人,就是干着平凡事情的英雄。

编辑:丁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