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政物语
来源:中国邮政网 发布时间:2017-10-17 

  记不清是谁说过,“人们把过去了的统统称为历史,而从中看到和领悟到的却不尽相同。”邮政的老物件与邮政人结下了深厚的缘,我们从中领悟的各有不同。

  令我更为感叹和感动的,不是物件本身,而是一代又一代邮政人在生产经营过程中,抒写的与物件有关的人文故事,赋予了物件厚重的文化内涵,彰显的也是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融合的高贵。

  一路走来,这些物件与邮政人相依相伴,见证了中国邮政始终坚持“人民邮政为人民”的服务宗旨,无数的邮政人与属于我们那个时代的物件相守相依。

  拭去邮政老物件上的尘土,打量它的前世今生,禁不住好奇:它,从何处来,走了多远的路?它,历经了怎样的故事?

  让我们在这仅仅只是极少一部分中国邮政的老物件中,穿越时光,探寻它们背后的故事……

  一台秤

  秤,是邮政营业必备的计量工具。从现代邮政诞生之日起,邮件的计价一直与重量和邮递的距离这两个变量相关。在父亲和我累计67年内的邮政工作经历里,我们先后使用了垂砣磅秤、杆秤、扇型秤、信函秤、电子秤、多功能电子秤6种形状各异的秤。

  垂砣磅秤和杆秤不是邮政的专用秤。父亲在阿坝州黑水县909林场邮电所时,因为没有秤,每一次用户交寄包裹,父亲都要借用林场称粮油的千斤磅秤为包裹称重,一直持续到1962年,父亲购买了一把杆秤,称出重量后换算成克,再对应国内包裹资费表计收邮资。

  父亲说这两种秤都无法为信函称重,因为信函要精确到克,首重以20克为计费单位,包裹则以500克为计费单位。那时林区工人写信简短,父亲都是按首重计费,从未收到差错通知单。

  但在1961年,父亲办理一位林区工人委托工段运输队交寄的包裹时,因林场伙食团那位称重的师傅误将2.6公斤看成3.6公斤,包裹到达三台县后,收件人找到邮局说包内的木耳少了两斤。那是父亲从工作到退休收到的唯一验单,也是他唯一的一次赔款。

  令父亲惊讶的是,两个月后,那个寄包裹的林区工人从家信中得知此事后,翻山越岭6小时,专程下山退还了父亲5元赔款(当时父亲月收入不到30元),告诉父亲他寄的木耳只有2.5公斤,可能是称秤的师傅把秤念错了。

  我接替父亲工作时,邮电所有了一台最大称重100公斤的小型垂砣磅秤(小台秤),后来我先后在马尔康州邮电局、安县邮电局、绵阳市邮电局工作期间,使用上了扇型秤、信函秤、普通电子秤。

  1997年,中国邮政电子化支局建设显效,邮政实现了业务处理与管理的计算机化和网络化,普通电子秤升级换代成多功能电子秤,称重计费就方便多了。

  两本书

  1960年版《邮政业务使用规则》和1963年版《各类邮件处理规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电部自解放后正式编撰出版的指导邮政业务操作规范的手册。两本手册的区别在于前者系用户用邮和职工办理邮政业务需要遵守的规定,后者用于邮政职工受理业务时的操作流程指导。现在,《邮政业务收寄规则》演变成了现代邮政的《用邮指南》,是专供用户办理邮政业务的指导用邮书,《各类邮件处理规则》已将国内和国际邮政业务进行区分,是专供职工受理邮政业务使用的指导书。

  “虽然我没有什么留给你,但书中自有黄金屋,我现在把这些能与黄金比贵的书留给你,也是对你的支持哈。”回想34年前,父亲告老还乡那日,微笑着将他保存完好的邮政业务书及各类通知转交给我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父亲希望我好好珍藏1963年版《各类邮件处理规则》,此书是他自1952年参加工作12年后收到的邮电部第一本正式编撰的业务手册,也是他受理邮政业务流程规范化,提升他履行邮政普遍服务义务工作能力的指引,所以在父亲心中,书的意义非同一般。后来,他又相继在1973年、1980年收到重新修订的《国内邮件处理规则》。

  后来我又相继收到了1988年、1991年、2001年修订版的《国内邮件处理规则》,像父亲那样认真阅读消化,重点关注执行过程中的相关补充条款和实际操作中的新经验,然后将相关文字剪贴在规则的相关条文页面,以便在工作中随时查阅。

  那些不同年份的《邮件处理规则》和《邮政业务使用规则》,每一次修改都涉及了邮件的收寄规格、邮件种类、邮件查询的处理时限和赔偿标准、包裹的投递方式等,记载了新中国邮政走过的从各类邮件的合订,到国内和国际邮件的分订,再到邮政营业、邮政投递、特快专递、分拣封发按岗位属性分类修订,于1991年重又回到国内和国际邮件分订规则的轨迹。

  这些轨迹显现了中国邮政对邮件处理的一次次删繁就简、规范统一的调整,从一个侧面诠释了中国邮政“以用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