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崖革命根据地的交通通信
来源:中国邮政网 发布时间:2017-10-17 

  琼崖革命根据地的交通通信,包括地下交通通信站和无线电台通信。地下交通通信站建立时间较早,从土地革命开始就以各种形式出现;无线电台通信,在抗日战争中开始建立。地下交通通信站和无线电台通信,在琼崖革命斗争中、在夺取琼崖革命胜利的过程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地下交通通信于1928年土地革命开始时建立,先定点、定人秘密联络,后建立交通通信站。它的主要任务是接送过往的革命同志,传递党政军的情报,投递党政军的报纸刊物,接送器材物资,接待安置伤病员等。

  土地革命时期的交通通信组织形式是:琼崖特委设总交通局,各县设交通局,按地区设交通站。交通局和交通站是党的通信组织,也负责传递群众机关的信件刊物,接受党和苏维埃政府的指挥,交通局和交通站均由勇敢可靠的人员担任。

  抗日战争时期,全琼设一个交通通信总站,属琼崖特委领导,各县设分站,属县委领导。琼崖特委、琼崖纵队、琼崖东北区民主政府领导机关的信息由总站交通员负责传递,特委到各区县都设交通线,每条交通线配两个交通员。县机关、琼纵支队的交通通信由分站交通员负责,分站到各区还设交通员,形成全岛交通情报网。

  1939年3、4月间,琼崖特委和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在广州湾(湛江)设立“琼崖驻广州湾后方办事处”,指派谢里森任主任、张刚任副主任,有工作人员10多人。同年下半年,在琼山县演丰乡山尾村成立海边交通站,林诗棠为主任。同年秋,根据驻香港八路军办事处负责人廖承志的指示,琼崖特委在湛江霞山的录塘村成立录塘交通联络组,由张刚、林其才负责,交通员先后有唐南、林裕等10多人。同年冬,在临高县的昌拱设立“昌拱海运站”,由临高县三区委书记王锡珠兼任站长。该站的对外经商名号为“三友庄公司”,由4个队1个站(海运队、航行队、陆运队、后备队、交通站)组成。1940年2月,琼崖特委和总队机关进入美合抗日根据地后,昌拱海运站便成为当时根据地对雷州半岛、广州湾等地区的交通站的主要联络处和海运工作站。

  建立以上交通站和海运站后,琼崖特委和抗日独立总队便以广州湾后方办事处为中心,先后开辟了多条交通线,先后派可靠的交通员担负交通联络工作。这些交通线和交通员:广州湾至琼崖线(东线走西营—硇洲岛—琼山演丰山尾村;西线走西营—海康—徐闻—临高),交通员先后有张瑞民、郑青华、陈大贵、翁圣渭等人;香港至琼崖线,交通员为符铁民、梁觉民、陈香钊等。

  通过这些交通站和交通线,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同广东省南路党委、香港和粤北八路军后方办事处经常保持联系,传递上级指示,接送来往的革命人员和爱国爱乡的琼侨。从1939年开始分期分批接送由香港、越南、新加坡、泰国琼侨组成的“琼崖华侨回乡抗日服务团”240多人。昌拱海运站先后接送由中共中央、广东省南委派来支援海南抗日的党政军领导干部庄田、李振亚、罗文洪、覃威、云涌等。

  广大地下交通员在各个历史时期执行通信任务时,机智、勇敢,不怕流血牺牲。他们为党政军人员带路,巧妙地穿越敌人的封锁线;他们化装潜入敌人巢穴,搜集情报。在递送情报信件时,时而扮成小商贩,挑着货郎担,走村串户;时而扮成木匠,一路招揽生计。女交通员有时身穿孝服,吊祭亡人,把密件隐藏在头发里,夹在月经带里,从而安全通过敌人的重重封锁线,完成通信联络任务。有的交通员被捕后,遭敌人严刑拷打,但他(她)们宁死不屈,严守党的机密。文昌县地下交通员徐家宝,日寇烧毁他的房屋,毒死他的胞弟,悬赏100光洋要活捉他;捉不到他,便掳走他的妻子,迫得他典卖山林,赎回妻子。他百折不挠,在日寇“三光”“蚕食”的恶劣环境下,出色地完成了交通通信任务,获得文昌县委、琼崖特委的嘉奖,其事迹抗日时编入识字课本,被称为“交通王”。文昌县有地下交通员200余人,妇女占半数以上。女交通员黄爱英,被敌人包围,纵火焚烧,为了不暴露潜伏在附近的同志,她强忍火烧,双眼被烧失明,因无医治疗,不久牺牲,牺牲时仅20余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