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发合一后的报刊发行工作
作者:王良 来源:中国邮政网 发布时间:2017-10-17 

  为了开辟各抗日根据地之间的联系,一九四一年七月在中共山东分局指示下,开始筹建山东战时邮务工作,经过半年多的筹备,山东战时邮务总局于一九四二年二月七日,在沂蒙山区省战工会所在地正式宣布成立。

  为了响应党的号召,彻底实行精兵简政,将相同性质的工作部门尽量实行归并,必须减少单位,节省人力,充实干部,发挥更大的工作效率。大众日报社的发行工作,是在一九四二年九月与刚成立不久的山东战时邮务总局正式合并的,开始实行邮发合一。今天看来,实行“邮发合一”这一方针,不论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建设时期,都是完全正确的。因为一张报纸从出版到发行是两个不同的环节。出版工作的任务是负责精神食粮的生产,而发行工作则是精神食粮的流通。要使报纸最迅速、最广泛地发行到群众中去,由邮局担负报刊发行任务,这是报刊发行工作的一大进步。邮政局所遍布各地,网路四通八达。从报刊收订、分发、运输、投递与邮局工作的各个环节结合最为密切,邮政通信网同时是报刊发行网。邮政承担报刊发行,其力量是巨大的,可以做到有领导、有组织、有计划地开展报刊发行工作,可以提高发行的速度和效率,可以节省发行费用,减轻国家和读者的负担。无论过去和现在,我是非常拥护“邮发合一”这一方针的。

  我是在一九四三年一月,在山东分局书记朱瑞同志亲自主持指导下,在莒南县庄庄召开的大众日报社和战时邮务总局联席会议之后,由报社发行部门合并到战时邮局来做发行工作的。在这之前虽然已实行了邮发合一,但很不彻底,发行科仍为报社的组成部分,人事关系,供应关系,仍由大众日报社负责。庄庄会议之后,发行科是战时邮局的发行科。那么邮发合一后,战时邮局是怎样办理书报发行工作的呢?

  一、加强了发行组织的建设,在战时邮局的各级组织内,设置发行机构,充实发行人员。战邮总局在行政上是政府组织部门之一,在报纸发行工作上则为报社的发行部,局长就是大众日报社的发行部长,参加报社的社务委员会,各级战时邮局,均设发行科、股或发行干事,专人负责办理报纸的收订、分发和账务结算工作。在局所网路的增设和运输上,都是以适合战时发行工作的需要为前提的,创造了以报纸出版时间来组织报纸的运输和投递,实行昼夜兼程,人歇运输不停。对党、政、军首脑机关的报纸,则采用专人到报社印刷厂取报、专人投递的办法。农村报纸的收订和投递,都是由投递员负责,并亲送到户。在抗日战争时期,战时邮局除负责报纸发行工作外,还负责书籍、小学课本和党刊的发行工作。群众评价战邮局,上级机关检查衡量战邮工作的好坏,都是以报纸发行工作为标准。抵纸发行工作的普遍深入也带动了各种邮件的及时运输和投递。

  二、加强广大战邮人员对发行工作重要性的认识,使其树立事业心、光荣感,热爱这项工作,这是做好报刊发行工作的重要保证。邮发合一后,报社原有发行人员合到战邮局后,有的认为地位降低了,从而不安心工作。有的认为,邮发结合是战时困难时期的临时措施,是邮局的代理业务或兼办业务,邮政干部和发行干部不是亲密团结的。山东分局书记朱瑞同志,在庄庄会议上充分肯定了邮、交、发三位一体的组织形式,严肃批判在思想上、组织上阻碍邮发合一的宗流主义和各种错误思想,并且明确规定了邮局归各级党委直接领导,各级党委宣传部门对书报发行工作应经常负责推广和检查,这次会议,对邮发合一的密切结合和发展起了重要作用。在邮局内部,则认识到报刊发行是党交给的一项光荣、艰巨的政治任务。报社则认识到,把采访、编辑、印刷各个环节的工作都做好了,仅是做了报纸工作的一半,还有一半就是发行工作。如果报纸发行不能迅速、准确的发行到读者手中,就会前功尽弃,报纸发行工作做得越普遍、迅速、准确,报纸发挥的作用就越大。报纸不仅要在解放区、边沿区发行,而且要在敌占区发行,要发送到敌人据点里去,人民群众看到报纸,鼓舞了士气和斗志,增强了必胜信心。敌人看到报纸,打击了其气焰,瓦解了士气,了解了我党我军的政策。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敌伪军拿着报纸宣传品向我军、政投降的事例是很多的。我广大战邮职工,在实践中深刻认识到报刊发行工作的重要性,不顾一切艰难困苦和危险牺牲,战斗在敌人封锁线上、边沿和敌占区里,把报纸一份份发送出去,成了教育、动员人民群众,打击敌人的有力武器,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记得山东战邮总局发行英雄凌文起同志,就是在一九四七年蒋军侵犯滨海地区临沂时,他独自一人经常夜间在敌占区投送、张贴报纸。有一次夜间被还乡团发现,喊他干什么的、口令时,凌文起同志立即回签:独立营。还乡团认为真的解放军独立营来了,吓得一溜烟地逃跑了。从此,凌文起同志“独立营”的绰号也就传开了。又如在邮件、报纸运输线上的陈宗铣同志,在一九四七年冬一直坚持在莒县桑园邮站到五莲县局洪岭子七十余里的邮路上。有一次因大雪连续下了几天几夜,路上积雪很深,但陈宗铣同志仍坚持在邮路上。风雪吹打得睁不开眼,山路积雪又深又滑,从早到晚走了一天还未到达终点。当晚上行走到莫家庄子南岭时,人和牺口都跌下山沟里。因一天未得吃饭,又饿又冷,手脚冻得不能动了,身上亦结成冰块,便昏倒在山沟里。后被民兵巡逻发现,送到莫家庄汤大爷家抢救,酲来才知手脚已经冻烂,鲜血直流,幸被民兵队长送医院治疗方愈。正是由于全体邮政员工不怕艰险牺牲,以惊人的毅力,顽强的斗志,克服了种种困难,在一九四七年蒋军重点进攻山东解放区时,出色地完成了战时交通和发行任务,曾被大众日报社务委员会决定,给各级邮局记集体大功一次。

  三、实行报纸订阅“预订制度”,是发行工作上的一项重大改革。邮发合一邮局承担报纸发行工作,对于严密手续制度,减轻国家负担,加快报社资金周转,创造了有利条件。一九四三年冬,在发行科长王冠杰同志主持下,由报社秘书处人员参加,共同研究改变当时先看报后收报费的办法。因这种办法,使报费不能全部收上来,不能保证报纸出版有充足的资金,不能保证邮局发行报纸必要的手续,造成报纸盲目出版,加大了报纸的报损量。经再三研究决定,订阅报纸实行“预订制度”,也就是实行先交款后看报的预订办法。这样做到了有计划的发行、出版报纸,减少损失,降低成本,加强了报款的管理。为更好地推行报纸“预订制度”,实行按月、季、半年、一年的预订期,并以订期长短分别给予优待。实践证明,实行报纸“预订制度”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对报社、邮局、读者都是有利的,保证了报纸的出版、发行工作的正常进行,使报纸的作用得到充分的发挥。实行报纸“预订制度”是山东战时邮政在报刊发行工作上的重大改革,它以强大的力量推动着报纸的出版和发行工作的发展。这项制度保证了战争时期报纸出版和发行工作的完成,就是在四化建设的今天,仍在全国邮发报刊工作中执行着这项制度。现在不仅有报,而且有刊,不仅仍有分期预订,面且早已取消了优待办法。

  另外,对山东战邮组织机构,我想了一下,基本上应以档案为主,他人只能知道自己的情况,其他知道的也尽量提供。所以基本上以我在山东战邮任职的情况记述如下:

  我是一九四一年一月,到大众日报社发行科任发行员的,当时的发行科长是王一民同志。滨海区战时邮务管理局成立后,局长是于淳同志,王一民兼任副局长。发行科有两个股,即发行股和会计股。发行股长刘近村,发行员有刘选业、王春、王良、傅慧明、严博等。会计股长尚宪斌,工作人员有扬健等。巡视员有周子俊、李斌、李浩同志。

  二、一九四三年三月,王一民同志调总局任秘书科长,发行科长由王冠杰同志接任。我自一九四三年四月开始,因滨海区局和总局分开办公,我即从总局发行科调任滨海区发行科任发行股长。一九四四年六月开始,因打诸城泊儿镇的仿军李永平,我故抽去参加泊儿镇战役开辟新区的发行工作。伪军李永平部被全部消灭后,以泊儿镇为中心,把诸城的一部分、胶县的南部和日照北半部一部分成立藏马县。开始周子俊同志任藏马县局局长,上任不久周子俊同志被地委调任区长,由我代理藏马县局长。藏马县局从成立开始,就属滨北专区局管辖。

  三、一九四四年十一滨海区管理局又和总局合并办公,我又调回总局发行科任发行股长。这是总局的发行科,我记得是李夫清同志任科长、刘砚田同志任副科长。

  四、一九四五年四月,滨海战邮区局改为邮务管理局,下设滨南、滨中、滨北三个专区邮局。王冠杰同志任管理局长,李夫清同志任滨南专区局长,李斌同志任副局长,马生山同志任滨北专区局长,陈历同志任副局长。滨中专区局未成立,由管理局直接管辖滨中区的几个县局。我也随王冠杰同志调滨海战邮管理局,担任发行科长。

  五、一九四七年十二月,滨海区邮政管理分局改为滨海专区邮局,周子俊同志任局长。我调山东省邮政管理局任发行科副科长,科长是刘砚田同志兼任。

  六、一九四八年七月,鲁中、鲁南、滨海三区合并,成立鲁中南区,时逢邮电合一,正式成立鲁中南邮电管理分局,郭克刚任局长,李华堂任副局长。我从山东省邮电管理局调鲁中南邮电管理分局发行科任科长,王树梁任副科长。王树梁同志实际上已去任支前邮局长。

  七、一九四九年三月,我从鲁中南管理分局调任山东省邮电管理局发行科副科长,吕品同志任发行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