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山东战邮的创建者赵志刚同志
作者:谷春荣 来源:中国邮政网 发布时间:2017-10-17 

  原部电部副部长赵志刚是河北省阜城县人,是一九二七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党员,他几十年如一日,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无私奉献,是共产党人的楷模,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抗日战争爆发后,赵志刚同志受组织委派到山东抗日根据地工作,曾任中共诸城、目照县委书记。

  一九四一年,中共山东分局和省战工会(省府前身)委派赵志刚同志筹建山东战时邮局。一九四二年一月他被委任省民邮局局长,是年二月七日,山东省战邮总局成立,他被委任为战邮总局局长。

  我长期在志刚同志身边工作,直接受到他的教海,他是我一生中最难忘而又最受尊敬的长者。在他去世之后,党中央对他光辉的一生,已经做了全面高度的评价。现仅将赵志刚同志在山东战邮工作的几个片断回忆如下,以表达我对这位老领导的怀念之情。 

  志刚同志担任总局局长后,在中共山东分局和省战工会的领导下,认真贯彻执行了将大众日报社在各地的交通发行组织和各级党委的党内文件收发传递工作合并到战邮统一领导的决定, 完全实现了邮(政)交(通)发(行)合一的问题, 这是一个创举。赵志刚同志一身三职,既是山东战邮总局局长,又是山本分局组织部交通科科长,也是山东大众日报社发行部部长 虽分属三个领导机关,但他统筹兼顾,协调各方,呕心沥血,克服困难,卓有成效地开展工作,为山东战邮从无到有、迅速发展壮大、适应战争形势的需要,作出了卓越贡献。                                      

  战争年代的邮政、交通、发行工作,是在被敌人分割,又是在敌我斗争尖锐复杂、战火纷飞的情况下进行的。山东战邮的全体同志不畏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开辟了冲不散、打不断的千百条邮路,把敌人分割的滨海、鲁中、鲁南、胶东、渤海各战略区紧密联系在一起,并同华中、冀鲁豫、中央北方局保持着密切联系。我广大战邮交通人员发扬不怕死、不怕苦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日夜不停地奔波在一万七千多华里的各条邮路上,把大量的文件、报纸、信件传送到各级党、政、军机关和群众手里。人们赞誉这些交通线是党的神经系统。

  志刚同志非常重视党报的发行工作,他经常教育大家, 提高大家对党报发行重要性的认识。为了完成党报的发行任务, 山东战邮职工提出了英勇豪迈的战斗口号:“只要党报能出版,我们就能发出去!”、“党和人民政府活动到哪里,党报就送到哪里!”、“前线在哪里,党报就送到哪里”。为此,山东战邮曾荣立集体大功一次。后来,又在淮海战役中受到上级表扬 。 

  一九四五年春,日寇垂死挣扎,调集众多兵力,对我滨海区进行了最后一次大扫荡。赵志刚同志带领我们制定了反“扫荡”的方案,把机关化整为零,将文件、物资坚壁起来,以对付敌人的分割合围。我所负责的文书档案,在整理埋藏以后, 他还是放心不下,又亲自做了检査。

  当日寇进攻时,我们从曲流河向甘霖转移,在越过临(沂)石(臼所)公路时,他迈着坚定的步伐带领队伍走在最前面。我们同敌人周旋数日后,终于取得了反“扫荡”的胜利。

  一九四七年春,蒋军对我山东解放区实行重点进攻, 为执行毛主席在快速运动中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战略方针,我党、政、军机关一分为二,部分同志撤向胶东和渤海区,按照志刚同志的年龄和职务应撤到后方去,然而他却留在前方,同野战部队一起在胶济路南同敌人周旋,坚持斗争,并指挥着早已组成的四通八达、机动灵活的交通网络,为前方和后方服务。战邮总局在五莲山区小红塘村驻扎时,突然枪声大作,机关被敌人包围了。当时敌众我寡,力量悬殊,只好实施突围,志刚同志沉着应战,一面部署力量阻敌前进, 一面选择有利地形组织突围。当敌人逼近时,他才最后撤出,总局机关化险为夷。事后大家说我们的局长是位有勇有谋的好指挥。

  日寇投降后,当我们接管某些城市的中华邮政时,志刚同志对个别同志的一些“左”的思想和做法,提出对中华邮政人员采取“留者欢迎,走者欢送”的态度以及积极团结、教育、改造的指导思想,并及时召开各大区管理局长参加的干部会议,统一了对接管工作的思想认识。一九四九年,志刚同志领导对南京、上海、杭州等地中华邮政的接管工作时,坚决执行中共中央制定的三原则(即对国民党企业的留用人员实行原职、原薪、原工作)政策,使得接管工作在广大地区有条不紊地进行。

  志刚同志有坚定的党性,一切服从组织,顾全大局。如在日寇投降后的一九四五年十月和一九四六年五月,上级要求山东战邮总局选派干部去东北新区开展邮电工作,他从全局出发,按时选调了两批优秀干部共三十多人随军北上。曾任安本(今丹东)邮政管理局长的王一民同志(后在战争中栖性)和原长春邮电学校校长张善堂同志等, 就是山东战邮总局派去的两位领导同志。

  志刚同志卓有远见,非常重视对战邮干部的培养教育。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就因陋就简举办了三期县局局长级干部训练班,原广东邮电管理局局长李清万、山东交通厅厅长王方明、中宣部机关党委书记孙欣普等同志都是训练班的学员。抗战胜利后,又创办了邮政干部学校,这些学生被分配各地成为骨干力量,为做好解放战争时期的邮政交通发行工作提供了组织保障。今天的南京邮电学院就是在山本邮政干校南下后的基础上逐步发展起来的。

  志刚同志非常注意关心群众生活,而对自已却要求很严。一九四七年春天,国民党军队大兵压境,山东解放区广大军民生活异常艰苦,有时饿得头晕眼花,实在难忍。有些同志到田间挖野菜充饥,这件事被志刚同志果断地制止了,他严肃地指出挖野菜是与民争食(当时老百姓也没有饭吃) ,我们不能这样做,并鼓励大家咬紧牙关渡过暂时的困难。再如总局的邮务科长李旦复同志年近四十岁尚未成家,志刚同志对此事非常关心,经过多方努力终于为李旦复同志我到了理想的伴侣。然而,志刚同志本人却因工作需要,同爱人黄秀珍同志长期分居两地,一年也难得见上一面,同志们说赵局长关心别人胜过关心自己。

  志刚同志在生活上总是向低处看,以身作则,不搞特殊。在战争年代曾给他当过通信员和警卫员的同志都异口同声地说,赵局长生活上要求很低,平易近人,同他在一起心情舒畅的很。志刚同志享受小灶伙食待遇,却从来不让炊事员为他单独炒菜。他带头遵守军容风纪,以普通一兵的面貌出现,军装穿得整整齐齐,和大家一起出操跑步;他积极参加大生产运动,同大家一起挥撅刨地、挑水施肥;行军时他经常把组织上分配给他骑的马让给病号骑,自己跟着队伍步行;山东分局送给他的一只奶羊,他也经常把羊奶分给病号吃。在党内,他总是以普通党员的身份出现,从不搞特殊,我和志刚同志曾在一个党小组,我担任党小组长时,他有事出远门,都事先向我请假。这些点点滴滴小事,都深刻反映了赵志刚的优良作风和高尚品德,也使我深受教育,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