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盼了40年的信
宋金秀 张正云   2017-10-11   来源:中国邮政网

  “自从我退伍后,一直在农村行医,1976年上了两年的卫生学校,1978年在郑州市人民医院进修口腔专科……收到后,请速回音。”9月26日,家住山东省东阿县光明街光明小区年过七旬的黄吉国老人双手颤抖着接过这封信,眼里不禁流出了泪水。殊不知,这封信足足让他盼了近40年。

  黄吉国是一位退伍老兵,曾经在某部队担任班长。在部队期间,黄吉国与战友们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作为班长,他对一位来自河南滑县的新兵祝振选很是照顾,感情很深。“和祝振选分别将近40年了,中间也试图联系过,可是由于种种原因,都没有联系上,这封信能到我手上,多亏了咱们邮递员。”黄吉国有些哽咽。

  9月24日一大早,东阿县分公司城区投递部的刘秀玲在分拣邮件时,看到一封挂号信。“当时这封信的地址只是写了商业街42号黄吉国收,让我很发愁,因为那条街太大了,而且压根儿没有42号。”面对一封地址不详的挂号信,刘秀玲十分为难。在实在联系不上收件人的情况下,她准备将这封信退回。就在准备退信那一刻,刘秀玲发现信封的边缘处有寄件人的电话,她拨打对方电话询问详细地址,然而结果让刘秀玲很失望。“拜托你们不要把这封信退回来,我找他已经找了快40年了,这次好不容易问到的地址,你们帮我找着收件人吧,我非常想念他。”电话另一边的寄件人几乎是在乞求着。

  面对一封没有联系电话、地址不详的信件,刘秀玲决定尽量试一试。她开始沿街寻找收件人,可是沿途问了很多人,大家都对这位收件人的信息一无所知。刘秀玲第二次拨通寄件人的电话,得到的唯一信息就是收件人在卫生系统上班。刘秀玲又拜托卫生系统的工作人员帮忙寻找收件人,可仍然一无所获。“当时就跟大海捞针一样,一个人一个人地问,也想过放弃,可是一想到寄件人恳求的声音,我有点儿不忍心,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不能放弃。”刘秀玲说道。在经历了多方寻找之后,刘秀玲再次拨打寄件人的电话寻找有用的线索。“他是1988年转业回来的,后来在卫生系统上班,我只知道这些,而且信件上的地址也是我问了很多人打听到的。”寄件人说道。

  就在刘秀玲一筹莫展时,卫生系统的工作人员打电话说找到了,收信人黄吉国在光明街光明小区居住,并把收件人的联系电话给了刘秀兰。“当时给我高兴坏了,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刘秀玲高兴地说。在得到详细地址后,刘秀玲赶在第一时间把这封挂号信送到了收件人手上。让刘秀玲没有想到的是,老人收到这封信后竟然哭了。

  “我之前不知道这封信让收件人盼了40年,寄件人也没有告诉我这封信背后的故事,看到老人流下眼泪的那一刻,心里很感慨。”刘秀玲说。

  当天下午,黄吉国骑着自行车带着孙女来到东阿县邮政分公司,把一封感谢信交到投递部负责人的手中。“你们邮递员太负责了,想方设法找到我的地址,还给我送到家里。40年了,多亏咱们邮递员,让我能再续战友情,谢谢你们!”老人的眼睛里含着泪花,不停地说着“谢谢!谢谢!”

  “这事儿给我的感触很深。虽然现在通信发达了,可是信件依旧是任何事物都代替不了的表达情感的通信工具,每一封信件都承载着寄件人的深深思念,作为投递员,我们把牵挂和思念传递给对方,将温暖送到心里。”刘秀玲说。

编辑:丁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