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提升邮政品质的有力帮手
徐海堰   2017-07-26   来源:中国邮政网

  目前,在邮政领域,一维码已经得到了广泛应用并发挥了很大作用,但相比近几年正在全球流行普及的二维码,还是不可避免地存在很多先天缺陷。 

  首先,二维码突破了一维码仅可表示字母或数字的限制,其字符容量可多达1850个字母或2710个数字或500余个汉字。由于受信息容量的限制,一维码通常是对邮品或事件进行标识而不是描述。例如邮件在寄递面单上除了有一维码用于标识该邮件外,还需写上或印有收寄件人详细的个人地址信息及联系方式才能使寄件和投递变为可能。在分拣环节,自动化设备在识别出一维码后,还需通过网络到后台数据库信息系统中查找出该条码对应的分拣格口、地址信息、电话号码等真正有应用价值的数据内容。这就带来了两个问题,一是邮件收寄信息必须明确书写,二是一维码的应用提高了对邮政综合网信息到位及时性的要求。有时,操作员面对一堆邮件但却无法开工干活,原因是这些邮件虽有一维码,但条码所对应的综合网具体信息却因为种种原因缺失或没能及时收到,所以需要等待信息收到后才能上机处理或只能全手工分拣,影响了邮件处理时限。而二维码容量大,可以将收寄件人的详细地址信息、分拣路向或格口、邮寄资费等信息都纳入其中,生产效率将大大提高。

  其次,二维码具有更小的尺寸面积,印刷、制作或粘贴都相对较方便。此外,二维码具有较强的信息冗余,通常而言,只要码本身污损面积不超过30%,都能被正确读取。结合邮政实际生产情况,邮件在装车、运输、分拣等处理环节中,较容易对码本身造成污损甚至损坏,还有不少邮件采用了塑料薄膜的包装方式,在自动化分拣设备上,局部成像质量也可能因为反光而不尽理想,由此看来,二维码具有更强的场景适应性。

  二维码在使用方便的同时也具有加密防伪的特性,这是指可以对二维码信息实施加解密算法,从而可以将其应用在一些对安全性要求较高的场合,例如客户信息保密、邮政邮资管理等。

  针对二维码的以上优势特点,上海邮政科学研究院开展了一系列应用模式研究。

  在大宗扁平件上增加统一的二维码智慧标签(其中含有邮编、收件人地址等信息),改造现有自动分拣机的图像采集和识读模块,使其能够快速正确地定位和识别二维码智慧标签并依此进行自动分拣。二维码在识读率和抗污性方面明显优于传统的汉字地址OCR识别方式,上海研究院为此进行了多次实际测试,识别率和准确率都达到了99%以上,大大高于原先85%左右的技术指标,这种方法可间接降低邮件分拣环节的人力运营成本。

  商函自动分拣与二维码数字邮资稽核一次上机研发和试点工作。目前,全国邮政仍大量使用实体邮资机,函件制作完成后要上邮资机进行过戳计费,之后,邮件在自动分拣环节仍需再次上机进行分拣,这造成了低效率的重复上机。该项目是在制作商用大宗信函时附上带加密信息的二维码邮资信息,在信函自动分拣时同时完成对邮资信息的实时稽核,将两道生产环节合并。

  除了已经进行的研究,笔者认为还可以在以下几方面进行研究。

  面单隐私化。国内首份《中国个人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报告》中提到,快递面单是信息泄露的重要载体,通过一张快递面单上显示的姓名、手机号、地址、购物详情等就可轻松掌握多项个人隐私信息,其中仅通过手机号就能查到消费者绑定的微信、支付宝、QQ等,会对个人金融支付和捆绑账户的安全造成威胁。二维码解决了个人信息在快递面单上的“裸奔”问题,二维码隐藏了消费者的个人隐私,快递员只能通过APP读取二维码信息,客户一旦完成电子签收,个人信息将随之消失,快递员无权对客户的信息做任何保存处理。如顺丰推出的“丰密面单”,面单上仅印有二维码,寄件客户扫一下二维码,即可跳出信息填写界面,填完寄收件人的相关信息后,点击确认,配合电子支付,寄件就轻松完成了。

  在邮政生产场地内布设网格化二维码作为场地坐标标识,尝试将二维码应用于场内定位和自动导引设备(AGV)小车导航等应用研究。将邮件生产过程中的笼车流转、邮件容器周转传输等环节的管理和其所在区域的二维码实时绑定,可实时准确定位这些“移动单元”的位置,便于定位寻找和处理流程的精细化管理。AGV是一种灵活度极高的自动分拣输送设备,利用AGV的视觉传感器对地面坐标点的二维码进行读取和识别,分析采集到二维码图像在坐标中的旋转情况,与电子罗盘数据进行融合,就可以确定小车的定位及精确朝向,并给出相关运动执行命令参数,可进一步提高系统运行的效率和准确率。

  除此之外,二维码还可被广泛应用到如邮政便民代办业务资金转账、支付、邮政业务宣传、自助寄件、报刊订阅、个性化邮票和明信片定制、代理接收社会公益资助等多个方面。

  (作者单位:上海邮政科学研究院)

编辑:丁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