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雁,穿行在雪域云天——记“中国运输领袖品牌”、四川甘孜州康定—德格邮路车队
通讯员 杨勋刚 文/图   2016-05-31   来源:中国邮政报

  四川省甘孜州邮政分公司康定—德格邮路车队,几十年来坚守在无比险峻的雪域高原邮路上,高举普遍服务的旗帜,不辱使命、忠于职守,用鲜血、汗水和青春确保了邮路畅通和通信安全,把党和政府的声音及时传递到藏区,为广大人民群众传递着温暖和祝福,被藏区人民誉为“传递幸福的使者”。他们作为中国邮政唯一代表,光荣入选交通运输部“中国运输领袖品牌”。能获此殊荣,缘于车队全体成员爱岗敬业、无私奉献、顽强不屈的崇高精神,缘于他们使命必达、诚信为本的博大胸怀,更缘于他们始终坚持和履行“人民邮政为人民”的神圣职责。

  在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东南部的雪线之上,有一条蜿蜒在雪山之巅的雪线邮路。这是全国唯一不通火车、公路等级最低、长年在生命禁区穿越的国家一级干线邮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至德格邮路。因其海拔高,道路险峻,长年云雾笼罩而被称为“云中邮路”,而整天往来于这条邮路的车队也被称为“在雪域云天中穿行的鸿雁”。

  康定,情歌的故乡,是内地通向高原藏区的第一门户;四川德格,格萨尔王的故乡及南派藏医药发祥地,国家一级邮运干线川藏邮路四川段终点站。从康定出发至德格要翻越折多山、橡皮山、松林口、罗锅梁子和令人胆战心惊的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此段邮路单程604公里,由甘孜州邮政分公司邮车队派押。往返一趟正常情况下需要6天时间,如果遭遇暴风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那需要的时间就更长,可以说驾押人员的每次出班都是一次与雪灾、雪崩、落石、暴雨、泥石流以及歹徒、狼群和孤独、寒冷的生死较量。他们与家人聚少离多,却与邮车朝夕相伴;他们很少亲手侍奉双亲,却一直用生命守护邮件——亲人去世时、妻子临产时他们却在运邮路上,他们心中最大的遗憾就是对家庭和家人的亏欠。

  在这个邮运团队里,有为了保护邮件与歹徒搏斗、身负重伤依然坚持把邮车开到德格的;有因车辆故障抛锚,在荒原寒冷的山顶与狼群对峙一夜的;有被暴雪围困三天三夜靠吃雪和干粮保护邮件安全的……

  鲜血染红的邮袋

  2001年1月13日,押运员邱宇与驾驶员万树茂从甘孜县返回康定县,因邮车在路上出现故障而延误了翻山时间,当车行至罗锅梁子时已是傍晚时分,暮色低垂,四周沉寂。邮车在一转弯处被路中的一排人为堆砌的路障拦停,车未停稳,枪声响起,埋伏在山坡上的四名歹徒向邮车开火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邱宇头部被枪击中,鲜血顺着脸流下来,染红了他怀中紧紧抱着的机要邮袋。他本能地用手捂住脑袋,却摸到了被子弹击中的血淋淋的眼球。他迅速将沾满鲜血的机要邮袋藏好,与驾驶员跳下驾驶室,守护着邮车,不让歹徒靠近邮车和邮件。歹徒抢光了他们随身携带的财物后只好匆匆离去,一整车的邮件却丝毫无损。

  10天后,从病床上苏醒过来的邱宇问的第一句话是:“邮车咋样了,邮件都在吗?”他不知道,在他昏迷的时候,医生已经为他做了左眼球摘除和弹片取出手术,而右眼的弹片因紧邻大脑,至今也未取出来。他从此失去了光明。

  当然,更多的感人事迹发生在邮车驾押人员的日常工作生活中。2006年4月24日7点,31岁的邮车驾驶员汤勇告别还有4天预产期的妻子,载着满满一车邮件从康定出发了。汤勇原本打算请假陪在妻子身边,可此时到西藏昌都的邮件量很大,同事们都在连轴转上班,根本没时间休息,自己怎么好意思请假呢。他悄悄撕掉了请假条,毅然开着邮车钻进了雪山云海。下午三点多,他驾驶的邮车刚过松林口山顶垭口,妻子打来电话告诉他肚子疼得厉害。他将邮车停靠在路边,向局里报告了家里的突发情况,同事随即把他的妻子送到医院看护,确保了母女平安。三天后当他回到康定看到妻子和刚出生的女儿时,他紧紧抱着妻子,两行热泪潸然落下。

  雀儿山顶上的玛尼堆

  2009年1月4日6点,甘孜县邮政局邮车驾驶员登真扎巴在冰天雪地里用牛粪火炉烤着邮车,因为气温太低,邮车加的负十号柴油被冻住,根本无法发动。在冬天用牛粪火炉暖车,是康定至德格邮路邮车队的创新。在这样冰天雪地气温极低的高原清晨,牛粪火炉比开水更有用,温度更持久,暖车效果好,邮车更容易打着火。半个小时后,他再次驶上了去往德格的邮路。行至雀儿山腰,哥哥打来电话告诉他父亲去世了。父亲患有严重的肺心病,一直在甘孜县人民医院住院。前一天晚上,登真扎巴还在医院照顾父亲陪父亲说话,哪知道这一晚却成了他与父亲的最后交谈。因为无法回家祭奠父亲,登真扎巴便在雀儿山顶上为父亲垒了一个玛尼堆,在山顶遥祭父亲。登真扎巴忍着悲痛驾着邮车完成了此趟运邮任务,等他回到家里时,父亲已经按习俗天葬了,他连父亲最后一面也没见到,这也成了登真扎巴心中对父亲最大的遗憾。

  现在每次经过雀儿山5050米的垭口时,登真扎巴都会短暂停留,到父亲的玛尼堆前洒隆达祭奠,也祈求父亲保佑他一路平安。说来也很神奇,自从登真扎巴在山顶为父亲砌了玛尼堆以后,他总能在雀儿山上化险为夷。2010年12月26日下午1点,登真扎巴祭奠完父亲后,从雀儿山驶往德格县,行至雀儿山最险峻的石门坎处时,后轮防滑链条突然断裂,满载邮件的邮车在人都走不稳的冰雪路面上,因为失去链条的摩擦力而向右方的悬崖边侧滑过去。悬崖边上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的高大物体,只有一个小小的雪堆。紧要关头,登真扎巴将车对准雪堆滑了过去……邮车停下了,厚厚的雪堆里裹着的一块板凳大小的石头抵住了车轮。事后谈及此事,登真扎巴说当时好悬,等邮车在悬崖边上停住后,他紧绷着的心才慢慢平静。

  打我可以,但不准砸邮车

  2012年9月4日,驾驶员其美多吉与押运员李靖执行邮运任务,途经国道318线天全县境内时,由于道路封闭施工,采取单向放行。当满载邮件的邮车行至单行道约3公里的地方,迎面逆向行驶来的两辆挂着当地牌照的小汽车挡住了去路。小车上的人蛮横地要求其美多吉必须让他们先过。

  由于此路段为单行道且邮车后面还跟有其他车辆,根本无法往后退,加之邮车满载邮件,停到边坡土石松散的路边有翻覆的危险。“卡卓卡卓!谢谢谢谢!”其美多吉与李靖用央求的语气请求他们往后倒退50米,这样大家都可以通过。可两车上跳下11个手持刀具的歹徒,将其美多吉和李靖团团围住,不由分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还有几个人冲向了停在路上的邮车开始乱砸。见此情景,满脸鲜血的其美多吉与李靖奋不顾身冲出包围挡在邮车面前,大声对他们喊道:“要打就打我,不准砸邮车!”听他二人这么一喊,11个歹徒全部冲上前来,乱刀将二人砍倒在血泊中后驾车逃走了。

  两人被送到医院后,经检查,其美多吉全身被砍17刀,危在旦夕!幸好送医及时,才保住了他的性命,但他却落下了三级残疾。

  留在车顶的飞石

  2014年1月22日和25日,康定接连发生两次5.8级以上地震,给当地的邮政枢纽设施和邮路造成极大损坏。

  震后第三天,一辆从甘孜县返回康定县的邮车在震中康定塔公乡完成流动服务任务,载着由灾区寄出的邮件行驶至折多山时遭遇强烈余震,大大小小的飞石如雨点般从山上砸向盘山公路。在此紧要关头,邮车驾驶员紧踩油门,一路飞奔冲过了塌方地段,而紧接在后面的一辆轿车却被岩石直接砸下了悬崖。

  当邮车开回州分公司时,人们发现邮车已被飞石砸出若干小洞,而车内装载的从西藏昌都经转和灾区收寄的邮件均完好无损。当发现驾驶室顶上被砸出的一个凹坑还留着一块花盆大小的岩石时,人们的后背都冒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岩石砸穿了车,后果将不堪设想。

  “邮路通天入云霄,纷雪卷,冰霜傲,寒风冽如刀。一路驰骋一路啸,休管它,天地恼,为民传邮,生死亦可抛。又从炉城向天行,挥手别家人。关塞上,牧人家,雁到家书达。雀儿山下,牛羊归家,鸿雁云天逐晚霞”。这首《天际邮人》是笔者跟随邮车走完这条邮路后的真切感受。其实,雪线邮路的传邮艰险,已非任何文字所能表达,亦非亲身经历而不能感知其伟大。

编辑:丁位方